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成員[]

十二鬼月
上弦鬼
黑死牟
童磨
猗窩座
鳴女
半天狗
上弦之壹
黑死牟
()
上弦之貳
前上弦之陸
童磨
()
上弦之叄
前上弦之貳
猗窩座
()
上弦之肆
鳴女
()
前上弦之肆
半天狗
()
玉壺
妓夫太郎
墮姬
獪岳
鬼殺隊 Portrait.png
上弦之伍
玉壺 ()
前上弦之陸
妓夫太郎 ()
前上弦之陸
墮姬 ()
上弦之陸
獪岳 ()
-

簡介[]

黑死牟黒死牟こくしぼう Kokushibo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上弦之壹,最強的上弦,同時也是最強的十二鬼月,與無慘是合作關係,而非像其他的十二鬼月是絕對的主從關係。外型為留著深紫色長馬尾,有著六隻眼的武士,其左額與右下巴分別有著和日之呼吸始祖一樣的深紅色斑痕並且領悟了通透世界。使用月之呼吸,斬擊周圍會附帶有不規則的小月刃斬擊。配刀是由他自己的血肉打造而成,因此就算被斬斷也會立刻再生。刀上長滿眼睛,第二形態是一把長刀,並從主刀刃中延伸出三把刃,攻擊範圍和速度都會大幅提升。另外可以使用從自己身上長出無數把自己配刀的血鬼術來克制接近自己的敵人,也可以在沒有揮刀的狀態下在周圍直接施放出不規則的月亮斬擊。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繼國巖勝継國巌勝つぎくにみちかつ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戰國時代武家的長男,是霞柱.時透無一郎的祖先。雙胞胎弟弟是呼吸法創始人繼國緣壹継國 縁壱つぎくに よりいち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一開始覺得弟弟緣壹不會說話而且差點一出生就被殺很可憐,後來發現緣壹不僅會說話,而且天生開紋又能使用全集中呼吸法和通透世界,實力遠超其之上,便開始心生嫉妒。之後知道緣壹實力超群後其父本來要將巖勝送出家並栽培緣壹繼承家業,但後來緣壹自願出家,並且在路途中無故失蹤,於是由巖勝繼承了家業。成年後被失蹤已久的弟弟從鬼的手中救出來後,為了變強而拋棄了家室加入鬼殺隊。最終習得了月之呼吸並且開紋,曾經與風柱一起獵鬼並切磋劍技。後來由於開紋者陸續在25歲前就死去,想要有更多時間能追趕緣壹實力的他在無慘的慫恿下花了3天的時間變成鬼,但即使他成為了鬼也敵不過年紀老邁的緣壹。已年老的緣壹在最後一次見到黑死牟時,可憐和悲傷兄長為了不老不死的生命而變成鬼,並迅速將黑死牟壓制,但他尚未揮出最後一擊就壽終正寢,站著死去。緣壹死後,出於憤恨下,黒死牟將緣壹的屍身腰斬,卻發現緣壹始終帶著當年自己做給他的笛子。於緣壹死後與無慘一起追殺日之呼吸的知情者及繼承人。
在上弦之陸·墮姬&妓夫太郎戰敗後,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十分注重階級關係,在上弦之參·猗窩座與上弦之貳·童磨起衝突時阻止猗窩座的以下犯上,並訓斥他「如果有什麼不滿就自己去提出要換位的血戰」。曾與獪岳交手並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首先相繼與霞柱.時透無一郎與不死川玄彌交戰並使兩人重傷,後又與風柱.不死川實彌和岩柱.悲鳴嶼行冥等人對戰。及後被無一郎及玄彌分別用日輪刀捅腹部及使用擬似半天狗的木系血鬼術限制行動,臨危之際使用血鬼術把在其身下的無一郎從其腹部腰斬成兩半,同時也將玄彌的身體斬成縱向的兩半,臨死之際的無一郎和玄彌分別發動了赫刃和血鬼術,赫刃灼燒了上一的身體內部,血鬼術則再度將其定身,之後被實彌和行冥聯手斬斷頭部。不過黑死牟能像猗窩座一樣能夠以強大意志力再生頭部避免死亡,再生後頭部長得更像野獸,實彌見狀後立即進攻,黑死牟從實彌劍中的反射望見自己的樣貌,驚愕自己不惜變成鬼也要鑽研追求劍術的至高境界,保持武士的榮耀,怎麼數百年來做出的努力,結果卻讓自己異變成內心都覺得厭惡的醜陋怪物。及後再回想幼時的緣壹説過想成為自己的話語,卻還是執迷不悟,嘗試著再生被無一郎的赫刀重創的腹部並使出血鬼術,但還是於事無補,並繼續承受實彌及行冥的猛烈攻擊後,身體漸漸崩毀。後來想起老去的緣壹可憐自己的情感後,黑死牟終於想起自己當初想成為弟弟的宿願,但用錯方式讓自己變成鬼完成宿願而悔疚。死時身上還帶著最初做給弟弟的笛子。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938票獲得第14名。
童磨童磨どうま Douma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上弦之貳,留著長髮帶有翹,擁有白橡或金色般的髮色,頭髮頂上帶著潑血狀的花紋,瞳色為彩色,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在人類世界扮演著萬世極樂教的教祖,女人是其最喜歡的食物,他認為女人可以孕育嬰孩的身體是最營養的,食用後能得到的力量會比男性來的多,偶爾會來吉原吃青樓的遊女。會將砍下的女人頭顱插在玉壺送給他的瓶子上。武器是一對金黃色的銳扇,血鬼術是將自己的血液結成「冰」,配合揮舞扇子釋放能撕裂肺臟的粉狀凍風,讓吸入者的器官瞬間壞死,使獵鬼人無法使用呼吸。
人類時期出生萬世極樂教的宗教家庭,自幼因為特殊的瞳色和髮色,被父母和信徒視為神子所供奉,他本人卻對這些行為嗤之以鼻,認為只有殺死人類才能解放他們愚蠢的腦袋而得到幸褔,這樣長久的日子也因此讓他失去了情感,甚至在父母親死亡的時候都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的悲傷,甚至還在嫌棄房間中的血腥味。20歲那年自願被無慘變成鬼,一百多年前為上弦之陸,將自己的血分給瀕死的妓夫太郎和梅讓他們變成鬼,同時也是殺死忍的姐姐胡蝶香奈惠,以及伊之助的母親嘴平琴葉的鬼。
對於爆怒的鬼舞辻絲毫不畏懼,甚至能與他對等說話,常以玩笑的口吻嘲諷實力不如他的前輩猗窩座,讓猗窩座心裡很不是滋味。在上弦之陸·墮姬&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嘲諷上弦之參·猗窩座導致其差點與自己爆發衝突,在上弦之壹·黑死牟出面調解後,被琵琶女傳送回自己的教團。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與蟲柱.胡蝶忍交戰,以自身血鬼術以及能迅速適應劇毒的優勢將忍殺害並吸收至體內。後與趕到並見證忍戰死一幕的香奈乎展開戰鬥,於自身取得優勢時被伊之助亂入打亂了攻勢,但隨即以壓倒性的實力壓制兩人,並以血鬼術創造出兩隻能單方面壓制香奈乎與伊之助的分身「結晶之御子」後,準備離開去消滅其他鬼殺隊成員。此時因為吸收忍造成他吸入過多的藤花毒,身軀開始腐爛,但即便如此還是能放出大招「霧冰、睡蓮菩薩」來拖延時間,最後在香奈乎與伊之助的聯手下,被斬下頭顱死去。死亡後碰見忍和見到她對於同伴的信任與信念,表示感受到戀愛的感覺,並邀請忍一同前往地獄,但在遭到對方的冷笑譏諷後墮入地獄,僅存的頭部也被伊之助踩碎。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589票獲得第18名。
在鬼滅學園故事中為多起詐欺案件的嫌疑人,但都因證據不足不起訴。
猗窩座猗窩座あかざ Akaza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Template:配音2
上弦之參,外型為粉色短髮,身體有著許多圓圈深藍色刺青的少年。喜愛強者,對弱小的事物不屑一顧。似乎因為人類時期的過去,秉持著不吃甚至不殺女性的原則,甚至是上弦中吃最少人類的鬼,一身強大的武功基本上都是靠鍛鍊得來。與身為後輩卻比他早發跡的童磨水火不容。武術極強,擅長肉搏戰,再生能力驚人。
血鬼術為透過在自己的腳邊展開像雪晶一樣,繪有「壹~拾貳」的數字的陣勢「術式展開 破壞殺 羅針」,讓自己的攻擊如同無形的磁鐵,精準找出對手的致命點,以及感應對手的「鬥氣」、依此做出反擊。攻擊型態分為「空式、亂式、滅式、腳式、碎式、終式」六種,其招式名稱與煙火專有名詞相關。
人類時期名字是狛治狛治はくじ Hakuji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一出生就有牙齒,因此被人認為是「鬼子」。青少年時期與病重的父親相依為命,為了父親的醫藥費而不斷地偷竊,年僅十一歲便累積許多犯罪的刺青。在父親為了不拖累自己而自殺後,失意之時遇見教導他武術的師傅慶藏,並與師傅的女兒戀雪墜入愛河。然而師傅及戀雪皆因遭隔壁劍道場的人嫉妒而被毒殺,崩潰的狛治徒手擊殺了隔壁道場的六十多人,並遇到無慘,而後被強行變成鬼,人類時期的記憶全被消除,只剩下想要變強的執念留在他腦中。術式的雪花是戀雪髮簪的樣子,粉紅的髮色則與戀雪的和服相同,且招式名稱之所以是煙火專有名詞是因為那場未能和戀雪去成的煙火大會。在過去數百年以來曾經擊殺過不少柱。
無限列車篇後段首位初登場的上弦,原先是奉鬼舞辻之命尋找青色彼岸花,魘夢被擊敗後出現在炭治郎等人面前,與炎柱.煉獄杏壽郎展開激戰,過程中看中杏壽郎的實力,不斷勸誘他變成鬼去追求永遠的強大,被杏壽郎拒絕而相當失望,廢了杏壽郎的左眼、肋骨和內臟處於上風,但被杏壽郎用盡最後力氣重創,隨後眼見太陽即將升起,不得已只好狼狽逃走,這個舉動讓炭治郎氣憤大罵他是個害怕杏壽郎的強大而逃跑的膽小鬼。雖擊殺杏壽郎,卻因為沒把在場的炭治郎、善逸與伊之助三人一起殺死,被鬼舞辻斥責辦事不力而心有不甘,將逃走時炭治郎插在他身上的黑色日輪刀給破壞,發誓終有一天要讓炭治郎付出代價。
在上弦之陸·墮姬&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因為對上弦之貳·童磨的言語挑釁感到不悅而與其爆發衝突,但隨即被上弦之壹·黑死牟出面訓斥「如果有什麼不滿就自己去提出要換位的血戰」,隨後非常不滿的向黑死牟表示自己一定會殺了你。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與炭治郎與義勇交戰Template:Sfn,用強勁的實力令兩人陷入苦戰,戰中也因欣賞義勇千錘百鍊的戰技而提出成為鬼的邀請,最後被覺醒的炭治郎斬斷頭顱,在斷頭之後仍在戰鬥著,並瞬間將炭治郎打暈、重傷義勇。在即將殺害兩人之時,過去的記憶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裡,想要變強的執念使他重新長出頭顱。但炭治郎突來的一拳使他想起師傅的樣子,他在對炭治郎微笑之後以亂拳轟碎自己身體。彌留之時,父親及師傅相繼在幻覺中與他對話,心中的心魔無慘也接著出現強制他再生,但戀雪及時出現消除他的心魔。猗窩座、不如說是狛治,終於能夠解脫,在與戀雪相擁之後化成碎片消逝。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6票獲得第54名。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982票獲得第17名。
在鬼滅學園中名字是素山狛治素山 狛治そやま はくじ Soyama Hakuji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就讀高中三年烏帽子組,隸屬於手藝部,與一年紫陽花組的戀雪為青梅竹馬並訂有婚約。
半天狗半天狗はんてんぐ Hanteng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上弦之肆,外貌為額頭腫大,頭上有兩隻角,面容有如般若的老者,性格膽小愛哭,思考相當負面,平時翻白眼隱藏上弦的數字,說話會加上賭博的用語。半天狗本身是個十分弱小的鬼,其血鬼術為只要被逼入絕境,保護他的強烈情感(喜怒哀樂)就會具現化分裂為實體出現扭轉劣勢,越處絕境便越強。本體雖其戰鬥風格卑鄙狡詐,有無數特異的分身掩蓋他本體實際體積微小的事實,其分身分別有:
  • 「怒之鬼」積怒積怒せきど Sekido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能從手持的錫杖召喚雷電,脾氣火爆沒有耐心,和可樂關係惡劣。
  • 「樂之鬼」可樂可楽からく Kakura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能從手持的天狗團扇召喚狂風,性格樂天愛玩,與積怒關係惡劣。
  • 「喜之鬼」空喜空喜うろぎ Urogi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能從口中發出聲波,外型為長有雙翼,下半是鳥類軀體的半鳥鬼。
  • 「哀之鬼」哀絕哀絶あいぜつ Aizets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能從手持的十文字槍使出刺擊,性格悲觀,總是眉頭深鎖。
  • 「憎之鬼」憎珀天憎珀天ぞうはくてん Zouhakuten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是積怒進化後額外分身型態,先是吸收空喜、可樂再吸收哀絕,變身為背部有著「憎」字的雷神太鼓,手持S型鼓棒的青少年模樣,可以操控樹木,喜怒哀樂四隻分身鬼的血鬼術皆能使用。
  • 「恨之鬼」恨の鬼 Urami no Oni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是與半天狗本體相似度100%的巨大分身,本體藏於心臟當中,作為保護自己的最後手段。
  • 「怯之鬼」怯の鬼 Kyou no Oni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為鬼的本體,只有野鼠般大小,脖頸卻有使日輪刀斷裂的硬度。
在上弦之陸·墮姬&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被無慘派去和上弦之伍·玉壺執行任務,並潛入煉刀師之村,被炭治郎、禰豆子、時透無一郎等三人圍攻,由無一郎砍下其頭顱後分裂出可樂和積怒兩隻鬼,後因玄彌的攻擊而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絕,一度使炭治郎等人陷入苦戰。炭治郎在與四隻鬼一番激戰中發現其本體,深知自己即將被斬首而大聲叫喊,使積怒上前將其他三隻鬼吸收進化為憎珀天,對上前來助陣的甘露寺蜜璃,本體則在逃跑途中被炭治郎等人不斷阻礙,憤而巨大化和對方纏鬥,卻不慎摔下地面,因為過度使用血鬼術體力耗盡,打算吃附近的幾個村民補充體力時,被炭治郎砍下頭顱但沒有死,無頭的驅體繼續追擊村民,炭治郎才意識到自己砍的不過是他變化的分身「恨」。在禰豆子的幫助下,炭治郎用嗅覺辨識出本體躲藏在恨的心臟,以火之神神樂從驅體直接將他斬殺。分身是半天狗人類時期年輕的樣子。死前看見身為人類時的走馬燈,人類時期曾是一名犯下諸多罪狀卻假裝眼盲並堅稱無辜,始終認為自己是善良弱者的老小偷,某次因偷竊失風,害怕被扭送到奉行所而持刀殺死檢舉他的人,在要被處刑的前一天被無慘賦予其血液變成鬼殺死奉行。在身體崩潰之前透過自己的眼睛讓無慘知道禰豆子克服陽光的事。
鳴女鳴女なきめ Nakime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鬼舞辻無慘的近侍,通稱琵琶女,後來成為新上弦之肆(無限城決戰篇)。血鬼術是能透過彈奏手上的琵琶,來召喚任何人到異空間·無限城,以及可以改變無限城內部空間。留著黑色長髮用瀏海蓋住眼睛的鬼,瀏海下為「肆」的單眼,在前上弦之肆·半天狗死後,其能力有了長足的進步,因此獲得鬼舞辻的賞識被提升為上弦。人類時期是一位沒名氣的藝伎,每天靠著彈琵琶賺取微薄收入度日。一日,嗜賭的丈夫賣掉了她彈琵琶用的和服,震怒之下,她用榔頭殺害了丈夫。丈夫死後,卻意外演奏出了優美的樂曲,且受到客人的歡迎。此後,開始在奪走別人生命後才演奏琵琶,一日,盯上了無慘,在動手前意外遭其反殺,受無慘賞識而接受其血液成為鬼。
奉鬼舞辻的命令,變出多個單眼掌握六成鬼殺隊成員的居所,以及尋找禰豆子與產屋敷的所在地。於無限城的戰鬥中傳送各埋伏無慘的所有鬼殺隊劍士進入無限城,並對上甘露寺蜜璃與伊黑小芭內。雖然本身作戰實力並不算太強,但擁有任意改變無限城內部的血鬼術,仍使兩位柱陷入苦戰。後來被陷入暴怒的愈史郎控制後,愈史郎反利用鳴女給予無慘甘露寺與伊黑已死的假訊息,當愈史郎打算利用鳴女控制無限城的能力將無慘弄回地面上時,被無慘判斷她失去利用價值而被無慘殺死,導致無限城的崩毀。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2票獲得第68名。
玉壺玉壺ぎょっこ Gyokko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上弦之伍,藏身於壺中,與壺相連,嘴巴長在雙眼位置,眼睛長在額頭和嘴巴位置,從頭等處長出幾個小手臂的異型鬼。自詡為藝術家,有著異常變態的藝術喜好。血鬼術能從壺中召喚出各種不同的水中生物,如果壺被破壞術式就會解除。人類時期住在漁村,因為這個原因,其血鬼術都跟水中生物有關,喜歡虐殺動物後將牠們的骨頭跟鱗片貼在壺上,其他村民因為受不了這樣的惡行而將他從村子裡趕出去。
在上弦之陸·墮姬&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無慘召集到無限城,向無慘聲稱自己掌握疑似青色彼岸花的情報,被無慘派去和上弦之肆·半天狗一同執行任務,發現並潛入煉刀師之村。潛入後變出大量的魚分身襲擊村子,殺害多名鍛刀人做成藝術品,在與無一郎的激鬥中脫皮進化成類似魚類的第二型態,自稱其身體硬度媲美金剛石,但仍然被開紋狀態的無一郎斬殺。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49票獲得第52名。
墮姬&妓夫太郎墮姫、妓夫太郎だき、ぎゅうたろう Daki、Gyuutaro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上弦之陸,上弦中少見的兄妹檔,平時妹妹墮姬獨自行動,一旦發生危險哥哥妓夫太郎就會從她身體裡出現,也因此如果不將兩兄妹的頭同時砍下而是只砍下其中一個的頭就無法完全殺死他們。妓夫太郎擁有優秀的感官和體能,能將一邊的視力分給墮姬,藉由操縱她來得到大量的情報並作出適當的判斷。
墮姬墮姫だき Daki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外型為頭上插著花髻,左臉與右額各有著花朵刺青的女性,性格高傲,極度厭惡醜陋的事物。不管是人類還是戰鬥,一不高興就會有側著頭鄙視人的動作。平時的隱藏型態為黑髮,一旦帶子分身回到本體融合,頭髮會放下並由黑色轉為銀色,眼睛則變成黃色,並顯現代表上弦之陸的文字,服裝也會由花魁服轉變為暴露的穿著。血鬼術是將衣服的帶子灌輸自己的意識操控發動攻擊,甚至可以藏匿物品。為了不在吃人時暴露其身,會用帶子分身在各處抓想吃的人類並藏匿於地底下。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來自導致母親死去的梅毒。出生吉原的貧民窟「羅生門河岸」。生來就有著讓大人都為之羞愧的美貌,13歲那年在青樓工作時,因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樓老闆娘放火燒成重傷(也因此在被禰豆子血鬼術攻擊時,腦中浮現自己當年被火燒的片段),哥哥妓夫太郎持鐮刀殺死武士和老闆娘後抱著她逃走,在瀕死之際遇見前任上弦之陸(現為上弦之貳)的童磨,並因妓夫太郎自願接受童磨給予的血液而和他一同變成鬼。成為鬼後總共葬送22名柱(與妓夫太郞)。
100多年前就以京極屋明星花魁蕨姬蕨姬わらびひめ Warabihime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的身份潛伏於吉原遊廓,殺害發現她真實身份的京極屋老闆娘三津,隨後到荻本屋抓住音柱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槇於,打算逼問對方來到此地的目的時,因為察覺被伊之助發現到其鬼之氣息而逃走。回到京極屋後,對沒將房間打掃乾淨的禿施暴,並且將意圖阻止她的善逸打至昏迷不醒。在準備抓走時任屋的明星花魁鯉夏時,被嗅覺靈敏的炭治郎阻止並隨即展開激鬥,先後遭遇使用日之呼吸而強化的炭治郎,以及充滿怒氣完全鬼化的禰豆子的連續攻擊,甚至被隨後趕到的宇髄天元砍下頭顱,深感受到重大恥辱的墮姬嚎啕大哭,從身體裡分裂出妓夫太郎,並從妓夫太郎那裡分得一半的感知能力。最終在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擊下,與妓夫太郎的頭顱同時被砍落,然而就在即將消失之際,兩兄妹開始為自己的敗北大吵,在過於不甘心的衝動下大罵妓夫太郎「像你這種醜八怪怎麼可能是我哥哥」,墮入冥途後意識到自己的話語傷妓夫太郎的心而向他道歉,並表示自己無論投胎幾次都要成為他的妹妹,隨後由妓夫太郎揹著緩緩走向了地獄。鬼舞辻表面上對墮姬讚譽有佳,但在上弦集合時卻提到妓夫太郎的死是因為她扯後腿的緣故。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80票獲得第40名。
在鬼滅學園中名字是謝花梅謝花 梅しゃばな うめ Shabana Ume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是學園三大美女之一。
妓夫太郎妓夫太郎ぎゆうたろう Giyuutaro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墮姬的哥哥,上半身赤裸,留著黑綠相間中短髮的青年鬼,駝背且骨瘦如柴,因為母親的梅毒而導致身上有許多醜陋的黑斑。自稱「討債人」(牛太郎),因為對自己醜陋的外貌感到自卑,相當嫉妒人類的完美,焦躁時就會用爪子抓破外觀。同為上弦之陸,卻擁有比墮姬更強、真正與上弦之陸相稱的實力。妓夫太郎的血鬼術是以兩把塗有劇毒的鐮刀使出如鐮鼬般的高速斬擊。
人類時期的出生吉原的貧民窟「羅生門河岸」,母親死於梅毒,出生前曾好幾次差點被母親墮胎,出生後又好幾次差點被殺死,自幼由於其低賤的身份與醜陋的外貌而遭受眾人嫌惡,但因為發現自己很會打架,開始當起討債人。妹妹梅那讓大人都為之羞愧的美貌讓他相當有優越感,梅13歲那年在青樓工作時,因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樓老闆娘放火燒成重傷,雖然得知訊息而趕到現場的妓夫太郎也遭到武士偷襲,但仍持鐮刀殺死武士和老闆娘,並抱著梅逃走。在瀕死之際遇見前任上弦之陸(現為上弦之貳)的童磨,為向世人報復而自願讓童磨給予血液和梅一起變成鬼,成為鬼後總共葬送15名柱。
在墮姬受到重大恥辱嚎啕大哭後,因為深感而從墮姬身體裡分裂,以毒鐮刀加上優秀的感知神經,令炭治郎等人陷入差點全軍覆沒的苦戰當中,但最終炭治郎在使出頭槌攻擊的同時,將雛鶴發射出的苦無刺在他的腿上,因苦無塗有藤花毒而暫時失去行動力。與墮姬的頭顱被炭治郎、善逸、伊之助三人同時砍落,然而就在即將消失之際,兩兄妹開始為自己的敗北大吵一架,但實際上妓夫太郎卻始終對於墮姬是生為自己的妹妹感到相當自責,並希望她下輩子投胎到一個好人家,在冥途妓夫太郎遇到了恢復人型的梅,雖然拒絕讓梅和他一同前往地獄,望她能往光明的地方走去,但梅哭泣著說到自己無論投胎幾次都要成為他的妹妹,讓他憶起兒時永不分開的約定,隨後揹著梅緩緩走向地獄。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58票獲得第42名。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文殊史郎兄弟》主角之一的文殊史郎馬畝(弟弟)。
在鬼滅學園中名字是謝花妓夫太郎謝花 妓夫太郎しゃばな ぎゅうたろう Shabana Gyuutaro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獪岳獪岳かいがく Kaigaku ?Template:Category handler/numbered
Template:配音2
上弦之陸(無限城決戰篇),外型為頸部和手臂掛著藍色勾玉,留有黑短髮的少年,性格自私,認為自己是最特別的,不認同自己的對他來說就是「惡」,就算對方是師傅也一樣。是同時擁有呼吸和血鬼術的鬼之一,能結合血鬼術與雷之呼吸,但只會雷之呼吸的貳到陸之型,但唯獨壹之型不管怎麼樣都學不會。能加諸在日輪刀上讓刀變得更加鋒利,原本雷之呼吸產生的雷電也被污染成黑色,被擊中的人身上會出現不斷擴散開的閃電狀傷痕,外觀和肉體也將感受到切割燒灼的痛楚。
幼年是個孤兒,過著無家可歸飲泥水度日的生活,悲鳴嶼行冥同情其遭遇,將他收留在自家的寺廟與其它孩子一同生活,未料卻在竊取寺廟錢財的過程中失風被孩子們趕出寺廟,此事孩子們向眼盲的悲鳴嶼謊稱獪岳在睡覺,因此悲鳴嶼毫不知情獪岳被趕出去一事,為了報復眾人,他將鬼引到悲鳴嶼和孩子們居住的寺廟中並收走藤花香爐,間接導致孩子們被殺害,悲鳴嶼背上殺人冤罪。事後獪岳到桃山與前鳴柱桑島慈悟郎拜師並且修練雷之呼吸,但過沒多久慈悟郎又收留善逸,對兩個徒弟的教授平等無任何私心,這讓原本就自視甚高且非常討厭善逸的獪岳心裡很不是滋味,認為慈悟郎不該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對師傅和師弟的恨意也越來越深,師傅送他跟善逸同款的羽織一次都沒穿過,離開桃山後也不曾回覆善逸任何信件,在鬼殺隊入隊時期,善逸曾經揍了說獪岳壞話的前輩,他得知後非但沒感謝善逸,反而還怒罵他給鬼殺隊丟臉。曾與黑死牟交戰不敵,戰敗後飲下對方的血而成為鬼,在墮姬和妓夫太郎死後成為新的上弦之陸。於無限城的戰鬥中對上善逸,對於慈悟郎為了自己切腹一事不僅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悲傷和愧疚,反而還嘲笑這是師傅想把雷之呼吸讓給兩個徒弟而不是只讓自己繼承的報應,讓善逸相當憤怒,在激戰的過程中以和血鬼術結合的雷之呼吸貳到陸之型重創善逸,最後仍然被善逸以自身原創劍技雷之呼吸柒之型「火雷神」斬殺,到身體即將消散都還無法接受自己戰敗的事實,期待著逐漸墜落地面的善逸跟他一起死,此時愈史郎出現,評價獪岳「不懂得感激又任憑自己貪欲膨脹最後終將一無所有」,並留下「要獨自孤獨死去的你真是悲哀」的話語後救走了善逸,獨留他消失在深淵當中。
在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865票獲得第21名。

由來[]

戰國時期[]

400餘年前,鬼殺隊得到了天才劍士繼國緣一的加入,並利用後者帶來的呼吸法原理大幅提高了全體劍士的戰鬥力而實力大增,正式展開了對鬼之始祖— —鬼舞辻無慘的圍剿行動。由於使用呼吸法的劍士的實力遠超越了一般的鬼,使得無慘創造的鬼在這場戰爭中被大批消滅。

在此期間,出於之前只製造普通的鬼完全無用的教訓,無慘逐漸萌生了創造一支足以與鬼殺隊匹敵的、為自己所掌控的強大的惡鬼軍團的想法。於是,為了貫徹自己的目的,無慘首先在戰鬥中以永生作為條件相利誘,成功勸說鬼殺隊的主力成員、對自己的弟弟繼國緣一心懷不滿的繼國岩勝喝下了自己的鬼之血,將其變為了鬼並收入到了自己的麾下,即最初的上弦之壱·黑死牟。

慘敗的教訓[]

而在這之後不久,他便正面遭遇了繼國緣一。由於低估了繼國緣一的實力,無慘因此被繼國緣一用日之呼吸逼入了絕境。若不是在最後一刻自爆逃亡,無慘可能就會如此死在緣一的劍下。從此,繼國緣一和他的日之呼吸給無慘留下了極深的心理陰影。

因此,在繼國緣一壽終正寢之後,無慘便與黑死牟聯手將所有知曉日之呼吸法的劍士全部屠滅,徹底斷絕了其傳承。從此之後,在不斷地創造著強力的鬼、幫助自己尋找青色彼岸花的同時,一直與鬼殺隊周旋著。

江戶時期[]

在江戶時代的200餘年間,無慘始終在日本各地來往,躲避著鬼殺隊的追殺。與此同時,他也在不停地物色著自己中意的人選,以強迫或者自願的方式將他(她)們變為強力的上下弦之鬼,並最終形成了十二鬼月的基本雛形。

在此期間,無慘本人先後完成了以下幾件事:

因為自己沒有配置鬼的地區傳出了鬧鬼的傳聞,所以無慘前往查看,後遇到了身為人類的狛治。之後無慘為了創造強大的鬼,強行對其註入了血液,將對方變為了鬼。後來狛治成為了上弦之叄·猗窩座。

在童磨20歲時,無慘與其相遇,因為中意童磨便給予了其血液。後來童磨先是成為了上弦之陸,後又晉升至了上弦之貳。

在半天狗即將被處以死刑的前一天,無慘在監獄中給予了其血液。後來半天狗成為了上弦之肆。

在童磨作為上弦之陸的時期,在童磨給予妓夫太郎和墮姬兄妹血液將二人變為鬼之後,無慘親自給予了二人血液,並令其擁有了上弦級別的實力。在童磨晉升為上弦之貳後,二人接替童磨成為了上弦之陸。


近代[]

在灶門炭治郎、灶門禰豆子、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等人的努力下,上弦自上弦之陸兄妹開始,也逐個地被消滅。無慘也因此產生了恐慌,於是便分別增補了鳴女和獪岳為新任的上弦之肆和上弦之陸來補充人手的空缺。

在進入無限城之後,無慘命令全體上弦成員,務必阻止鬼殺隊成員前來尋找自己。

無限城決戰中,鬼殺隊成員以極其慘重的傷亡為代價,將黑死牟、童磨、猗窩座等上弦成員一一消滅,而鳴女則被完成了復甦的無慘親手殺死,十二鬼月到此全體陣亡。


風評[]

黑死牟[]

童磨[]

猗窩座[]

鳴女[]

半天狗[]

玉壺[]

獪岳[]

妓夫太郎[]

墮姬[]

你知道嗎[]

  • 他們的名字或人設都與傳染病脫離不了關係[1]>

參考資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