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就由我去剷除那些醜陋的鬼。
── 不死川實彌
這世界很不合理。總是從善良的人們⋯開始接連死去。
── 不死川實彌

外貌[]

留著白色短髮的青年。身上及臉上都布滿著疤痕,神態兇惡、雙眼時常布滿著血絲。臉上的疤痕都是被鬼化的母親攻擊後所留下的。
身著鬼殺隊柱級的制服,胸前衣襟幾乎無時無刻保持敞開的模樣。身披背後寫著「殺」字的白色短版羽織。日輪刀刀柄為白色、刀身為翡翠綠,上面刻有「惡鬼滅殺」四字,刀鍔為黑色綠邊八芒星,每片的中上方有個一白點。

個性[]

性格暴躁且易怒,對待周遭人的語氣也都非常凶惡,只有在對主公、悲鳴嶼等能讓他打從心底尊敬的人說話時才會特別注重自身的禮儀與態度。相當厭惡鬼,認為鬼應該趁早趕盡殺絕、人鬼共存也是不可能的事。
對待唯一尚在人世的家人,玄彌非常凶暴,曾當著他的面不承認兩方為兄弟的關係、也試圖用戳瞎他的雙眼逼迫他退出鬼殺隊。然而內心裡非常的關愛他,要他離開自己身邊的原因也是希望他能遠離危險、退出鬼殺隊、並安穩的建立家庭活到老年。一直以來實彌會選擇留在鬼殺隊與惡鬼拼搏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夠盡可能的排除玄彌身邊的危險。
此外,因為過去似乎時常造訪蝶屋敷的緣故,對於年紀比他小的忍、香奈乎也會特別照顧的樣子。見到忍的時候都會特別關心她。
過去的個性溫和且常笑,對待弟妹也都非常寵愛。相當敬愛自己的母親並時常想方設法的替她分擔養家的負擔。在親手殺死鬼化的母親後便一直用刀具跟粗暴的言行武裝自己。因為本身出生貧困、教育水平低、以及潛移默化地受到父親影響的關係,對於文字的造詣不高,能讀但卻不會寫字,一直到進入鬼殺隊後才開始學習一些較為禮貌的用詞。

經歷[]

幼年時期[]

出身於九口的大家庭中,是家中的長男,下有六個年齡有些差距的弟妹。父親是不務正業的流氓,也時常對妻小家暴,以至於實彌對其幾乎沒有任何好感;母親身材嬌小、但卻總是會在丈夫的拳頭之下盡力保護所有的孩子,堅強並溫柔的模樣相當得到實彌的敬愛。
在父親因負債而遭人殺害後,與長弟的玄彌一起發下要保護家人的諾言。在某個夜晚母親無故失蹤,實彌出去尋找母親,才發現她早已鬼化,並且會不分青紅皂白的襲擊人。實彌曾嘗試阻止鬼化的母親襲擊家人但卻失敗,除了玄彌之外的五個弟妹被殺害。而實彌為了保護剩下的一個弟弟單靠著一把柴刀便與鬼搏鬥到天明,然而沾滿血的母親的身體逐漸消失的畫面被玄彌目睹,還被他誤會是實彌殺害了母親,因而被對方歇斯底里的責備。
在殺死母親過後,實彌搜集了許多刀具,並且開始到處狩獵食人的惡鬼。在與鬼化母親的搏鬥中便發現自己血液的特殊之處,因此老是會透過受傷讓鬼的反應變遲鈍,再趁機把對方吊起來等待太陽升起。

風之道標[]

在某次殺鬼的行動中遇上了鬼殺隊員的粂野匡近,並在對方的引薦下得到培育者的指導、習得「風之呼吸」,並在通過選拔後正式成為鬼殺隊的一員。以普通隊士的身份行動時時常跟粂野共同執行任務,曾經因為傷勢過重而被對方擊暈並強迫送到蝶屋敷接受治療。在蝶屋敷養傷時認識當時已是花柱的胡蝶香奈惠,對方溫柔替自己包紮傷口的模樣曾經令實彌想起自己的母親。
後來與粂野被同時指派任務,並在任務地遇到了當時的下弦之壹.姑獲鳥。粂野原先已找到機會要將其斬首,但因為有受到姑獲鳥控制的少女突然衝出來擋在他的面前,粂野為了保護少女而停下攻擊、但也因為呼吸亂掉的緣故沒辦法即時逃離,並受到了姑獲鳥的反擊受了致命傷。之後實彌拼死進攻並在最後成功斬首姑獲鳥,但粂野仍因傷勢過重而離世。

升級為柱[]

在與姑獲鳥的死鬥過後,實彌在鬼殺隊中的階級晉升為「柱」。在第一次參與的柱合會自上便對主公充滿著敵意,認為他只是躲在安全的幕後,卻能夠操縱所有隊士的性命,根本不值得尊敬。然而實彌也因為主公的道歉、並且記住所有犧牲隊士的生平及姓名這兩件事而停下對其的辱罵,並且在聽聞了主公自己的覺悟、看過粂野的遺書後逐漸釋懷。
在當次的柱合會議後受到了來自悲鳴嶼、宇髓、和香奈惠的責備。之後對待主公的態度也改變許多,變得非常尊重對方。

柱合會議篇[]

在處置炭治郎的柱合會議之中處於絕對的反對派,並且在所有柱達成共識以前就以自身的日輪刀攻擊了處在木箱之中的禰豆子。在主公出現、開始主持會議後仍然保持堅決反對的立場,同時也表達了鱗瀧左近次以及富岡義勇願意替禰豆子擔保一事沒有任何用處可言,並隨即以刀割傷自己的手臂,以稀血的體質誘惑禰豆子襲擊人類、證明其身為鬼對於人類的危害性。然而禰豆子因為炭治郎的呼喚而克制住襲擊人的衝動,而實彌也因無法證實其危害性,儘早斬除禰豆子的提案遭到主公制止。

柱集訓篇[]

遵照悲鳴嶼的提議參與了柱對普通隊士的特訓活動,並負責無限攻擊的訓練。訓練方式是對隊士展開毫不停歇的攻擊,隊員會一直到乾嘔昏倒後才被允許休息,被評價成最嚴苛的訓練之一,部分隊員還會為了休息躺在地上裝作已經昏倒。
在炭治郎參與訓練後對其特別嚴苛,第一天就把他打到鼻青臉腫還數度乾嘔。同時期恰巧玄彌過來拜訪其,希望針對過去的事情向實彌道歉,但只換來了「完全不在乎」的回應、且也被實彌否定了兩人為兄弟的關係。在玄彌不小心脫口出自己為了戰鬥而食鬼的事情後,實彌立馬針對他的雙眼展開攻擊、打算讓他失明後就此離開鬼殺隊,但被突然闖入的炭治郎阻止,爾後轉移目標直接跟炭治郎打了起來,然後又演變成所有人都捲入勸架的大亂鬥,一直到了傍晚才因上級介入而停止。
曾經與富岡有過一場柱之間的切磋,但同樣因為炭治郎的介入而被迫打斷。在因暴怒把炭治郎打暈後直接離開了現場。

無限城戰篇[]

聽聞鎹鴉的傳令後與其他柱一同趕往產屋敷宅邸,卻只看到了主公所引發的爆炸,在之後被獨自傳送進入鳴女控制的無限城內。
進入無限城後一度因無法保護主公的愧疚而呆坐於原地,同時也把所有靠近的鬼剷除,在發誓了會斬殺無慘後才開始行動。
在玄彌即將被上弦之壹斬首時及時趕到、並擋下了上弦之一的刀,同時也首度承認了兩人兄弟的關係、並說出自己希望玄彌離開鬼殺隊安穩度日的祈願,爾後為了保護弟弟獨自與黑死牟應戰。在與黑死牟的對戰中被對方評價成當代柱之中戰力前段的存在。除了本身持有的日輪刀以外、也靠著玄彌掉落在地上的刀和自己本身就持有的南蠻槍應戰,戰鬥方式多且繁雜,一直到幾番來回後才開始負傷。受傷後一度因稀血的體質使上弦之壹的動作變遲鈍,同時也透過腹部的肌肉強制止血、並且避免內臟掉出。
在悲鳴嶼趕到後得到部分時間休息,並且透過鐵釘縫住了腹部的傷口。在縫合傷口的後右側臉頰上浮現斑蚊,並且馬上再次加入戰場。
在那之後與悲鳴嶼互相配合,原先一度找到機會接近上弦之壹的周遭,但卻因黑死牟改變自身用刀的形狀而再次落於下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也被刀刃削斷。後來時透再次加入戰場,實彌與悲鳴嶼看出了時透的目的,因此配合他的行動、一次突破黑死牟的劍雨闖入其周遭,並在時透以及玄彌壓制他的同時和悲鳴嶼一同斬斷上弦之壹的頸部。
在上弦之壹的身體開始崩解後並未馬上停止行動,而是處於半昏厥的狀態、依靠著身體本能繼續保持警戒。
完全昏迷後被悲鳴嶼安置在玄彌的身邊,清醒後看到跟鬼一樣在崩解的玄彌並開始崩潰的大哭、並央求神明不要連自己唯一的至親都帶走,在玄彌的道別後歇斯底里的趴伏在玄彌留下的衣物旁。
無限城崩壞後和悲鳴嶼一同回到地面,並加入對抗鬼舞辻無慘的戰場。戰鬥中透過日輪刀、槍械、及自製的汽油彈應戰,並與炭治郎等人一同牽制無慘的行動直到天明。
在無慘消滅後一度因重傷進入彌留狀態,並看到與家人團聚的玄彌和母親的亡靈。原先想要背著母親前往地獄、但卻被父親介入並墮入深淵,爾後才恢復意識清醒過來,成為在最終戰中少數倖存的柱級成員。
戰後,實彌和義勇出席了由產屋敷輝利哉主持的最後一次柱合會議。
柱合會議結束後造訪了蝶屋敷,並將伊黑留下的的朋友・鏑丸交給了栗花落香奈乎。正準備離開時又碰到了恢復成人的禰豆子,並向她針對過去的事道歉。在與禰豆子對話的時候無意間將她的身影和玄彌的重疊到了一起,在撫摸她的頭並留下「保重」的話後離去。

關係[]

  • 父母:不死川恭悟、不死川志津
  • 手足:不死川玄彌、不死川泓、不死川琴、不死川貞子、不死川壽美、不死川就也
  • 鎹鴉:爽籟
  • 後代:不死川實弘

九柱[]

在公式書中補充到的九柱對彼此的印象。
不死川實彌眼中的柱
  • 對富岡:討厭。(我跟你們不一樣的隔閡讓人不爽)
  • 對胡蝶:常常跟她搭話(因為是香奈惠的妹妹)
  • 對煉獄:喜歡。好人。
  • 對宇髓:普通。偶爾用大哥的態度說話讓人不爽。
  • 對時透:不怎麼說過話。
  • 對甘露寺:不太喜歡(不會應付)
  • 對伊黑:最合得來。
  • 對悲鳴嶼:尊敬。
其他柱眼中的不死川實彌
  • 富岡:老是生氣。
  • 胡蝶:見到面的時候都會被問「最近好嗎?」
  • 煉獄:將風之呼吸的技術帶往更上一層的男人!很有本事!
  • 宇髓:很危險的感覺呀。但偶爾有孩子氣的地方。
  • 時透:像狼一樣。
  • 甘露寺:可怕,但正是可怕才更加帥氣!老是被他兇
  • 伊黑:合得來的朋友。
  • 悲鳴嶼:精神力很強大,個性其實很直率,很容易害羞。似乎喜歡香奈惠的樣子。

能力[]

風之呼吸[]

壹之型 塵旋風·削斬(壱ノ型 塵旋風・削ぎ) 東立版譯作 塵旋風·削切

貳之型 爪爪·科戶風(弐ノ型 爪々・科戸風)

叄之型 晴嵐風樹(參ノ型 晴嵐風樹)

肆之型 升上沙塵嵐

伍之型 寒秋落山風

陸之型 黑風煙嵐

柒之型 勁風·天狗風

捌之型 初烈風斬

玖之型 韋駄天颱風

斑紋[]

位於右臉頰上,綠色的風車

稀血[]

是稀血中的稀血,即使是少量的血也足夠讓鬼大醉

附錄[]

  • 官方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07票獲得第15位。
  • 官方第二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5716票獲得第9位。

參考資料[]

導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