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沒有靈魂的軀殼,因為有了妳,才漸漸有了溫度,對不起,這一生沒能好好保護妳,但願來世能好好再會。
── 伊黑小芭內
如果不先死一次,將流著骯髒血液的軀殼整副換掉的話,只是待在妳身邊,都令我無地自容
── 伊黑小芭內
不能相信、不能相信。在這世上我最討厭的就是鬼了
── 伊黑小芭內



外貌

天生擁有左綠右金的異色眼瞳,嘴上纏著繃帶,留著黑色的中長髮。身披黑白條紋羽織,脖子上總是纏繞著一條名為「鏑丸」的雄性白蛇

個性

和食量巨大的戀柱.甘露寺蜜璃不同,他三天不吃不喝都沒問題。

因為幼年時期的經歷而變得十分排外、冷漠,平時總是擺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說話時習慣對人冷嘲熱諷,但實際上心地善良,十分重視夥伴。和風柱.不死川實彌一樣極為厭惡鬼,不會輕易相信他人,只有面對主公時才會完全敞開心扉。他非常討厭義勇。

經歷

幼年

伊黑出生於八丈島,他所在的伊黑族,是一個靠謀害他人來中飽私囊的無恥血族,是用搶奪來的錢財來修建房屋、錦衣玉食、鋪張浪費,沒有半點羞恥心可言的醜惡一族。據說那是一個只生女孩的家族,已經整整有370年沒有男孩出生過了,而小芭內就是其中罕見的男嬰,他在出生後不久便被關進了牢房裡。雖然母親、姐妹、舅母們還有其他親人們每天都會送豐盛的大餐到小芭內的牢房內,但她們那偽善的笑容和肉麻的言語卻總讓他覺得很噁心,同時,牢房裡沒有窗戶,這讓整個牢房總是充滿了油腥味,令小芭內不僅毫無食慾,甚至總是反胃。而且每到夜晚,牢房的天花板上就會傳來某種巨型生物來回爬行的聲音,這讓當時尚且年幼的他對此甚是恐懼,12歲時,小芭內終於被拖出了牢房,並被帶到了一個華麗的大房間,趴在房間正中央靈臺上的是一隻半人半蛇的女性惡鬼。小芭內當即便意識到,那時候夜裡發出聲音的正是眼前的這只蛇鬼,伊黑一族在三百多年以來一直靠著這只蛇鬼殺害他人後奪回來的錢財度日。作為代價,她們會把自己的孩子活祭,獻給這只最愛吃嬰兒的蛇鬼。而自己身為一個男童、又是天生異色瞳,自然便引起了這只蛇鬼的興趣。但這只蛇鬼卻說:「他太小了,再養大點再說吧。」雖然小芭內因為蛇鬼的惡趣味而保住了一命,但他還是同樣因為蛇鬼的惡趣味,被要求變得「擁有和蛇一樣的長相」,而被家人用利刃從嘴角劃出兩道傷痕、徹底毀了容。(因此他才會一直在臉上纏著繃帶)

再度被扔回牢房的小芭內,因為心有不甘,產生了強烈的求生慾望。他用從族人手中偷來的簪子,開始鑿起了牢房的木質柵欄。那一天的所見所聞,令他對其他人事物徹底喪失了信任,只有一條迷路進了牢房的小白蛇「鏑丸」成為了他唯一可以信任的存在。

在日復一日的努力下,終於有一天,小芭內成功逃了出去,但很快便被聞訊而來的蛇鬼追趕上。就在即將被蛇鬼殺死之際,幸好前任炎柱、煉獄杏壽郎的父親煉獄槙壽郎及時趕到並斬殺了蛇鬼,小芭內這才保住了性命。隨後,槙壽郎帶著小芭內前去尋找到了他族內的唯一倖存者——他的表姐。然而,表姐在看到小芭內後卻一把將他推開,並對他大聲斥責道「都是你的錯!都是因為你逃跑了大家才會被殺!身為祭品明明乖乖被吃掉了不就好了嗎?!」雖然表姐對自己的指責毫無道理,但卻依然深深地傷害了他的心。自己並不是沒有想過,自己逃跑了以後,自己的族人會遭遇怎樣的劫難,但自己依然還是逃跑了,所以身為人渣一族後代的自己,同樣也是人渣。

自認背負著深重罪孽的小芭內沒有再奢求平凡的人生。之後,無處可去的他加入了鬼殺隊,並在後來憑著自己的努力成為了蛇柱,將自己內心無處可洩的仇恨和所有的感情全部宣洩了在鬼的身上,全心全意地去斬殺鬼,只為稍稍緩解自己內心的罪惡感,由此可見,伊黑已經善良到對自己殘忍的地步。

柱合會議篇

初登場,在炭治郎用頭錘撞倒不死川後對其攻擊做出了分析。

無限列車篇

在聽聞煉獄杏壽郎的死訊時,只說了一句話:「我不信。」

吉原花街篇

伊黑只在最後的時候趕到並表示:「區區一個上弦六就把你打殘了是怎樣?」,在宇隨表示想退役時告訴他:「開什麼玩笑!我不允許,一堆年經後輩還沒培養出來就死了,柱在煉獄死後就一直有空缺到時誰來代替你?」

煉刀師村篇

在柱合會議上第一個關心夥伴的人,在之後的柱訓練中擔任刀法矯正的指導者,因此有許多人都認為,伊黑的劍術應該為於鬼殺隊之首。

無限城篇

最終戰時與其他柱一同受困無限城,與戀柱·甘露寺蜜璃與新上弦之肆·鳴女交戰。與甘露寺被鳴女絆住手腳,因為兩個柱被一個上弦拖延而感到不甘,隨後愈史郎設計遮蔽鳴女的視線後,與甘露寺趕往戰場,並救了受傷的炭治郎。隨即與無慘交戰,在第一輪攻中,第一個砍到無慘的脖頸。但卻無法對無慘造成致命傷。因爲鳴女被殺,無限城崩壞,再次與無慘交戰,在斬中無慘脖頸時發現無慘擁有瞬間恢復傷口的能力,之後被無慘打傷,後來岩柱和風柱趕到戰場,與無慘的戰鬥一觸即發。後來甘露寺被無慘打傷臉和左肩,小芭內把受傷的甘露寺交給身後的隊員並叫他們去找愈史郎,然後回頭奔向無慘,此時臉上的繃帶已掉落。因為自已的身體比較小最先被毒素蔓延全身,但後來被珠世的貓所發射的注射劑所救。之後回想起鎹鴉射報告得知無一郎意外覺醒了「赫刀」,推測只有面對生命危險才能爆發力量,隨即覺醒了斑紋和開啓了「赫刀」,由於太過專注於開啟赫刀,反而造成了缺氧險些昏迷,後在伊之助等人趕到後重整自身狀態。在和無慘對戰時,只是盯了無慘幾秒,便領悟到「通透世界」,和悲鳴嶼一樣,看到了無慘的內部,隨即被無慘的廣範圍攻擊掃中,撞進牆內。後來在炭治郎對陣無慘時出手相助,雙眼被無慘的攻擊掃中而失明,也透露出平常是依靠鏑丸感知外界。於無慘灰飛湮滅之後因傷勢過重,在與甘露寺互訴情意後迎接死亡到來。

現代篇

在現代,伊黑與甘露寺結為夫妻,開設了一家快餐店,並育有五名子女。


關係

恩人:煉獄槙壽郎

暗戀對象:甘露寺蜜璃

友人:不死川實彌

九柱

在公式書中補充到的九柱對彼此的印象。
伊黑小芭內眼中的柱
  • 對富岡:討厭。老是擺著「我很不幸」的臉讓人不爽。
  • 對胡蝶:非常努力的人。耐心很強。
  • 對煉獄:很常說話。喜歡,個性很好。
  • 對宇髓:曾經討論過彼此的出生的事。很尊敬他雖然對自己的家族不滿、也很後悔殺了兄弟,但不曾擺出陰暗的表情這點。
  • 對時透:很年輕,所以特別不希望他死掉。有時候會聊天。
  • 對甘露寺:最喜歡。很可愛。好像沒辦法很有條理的說話,有點擔心。
  • 對不死川:合得來的朋友。
  • 對悲鳴嶼:非常強。值得信賴。
其他柱眼中的伊黑小芭內
  • 富岡:會被他說壞話,有點難過。
  • 胡蝶:偶爾會和他聊關於劍技的話題。
  • 煉獄:感覺很敏銳!只看肩膀、手肘、和手腕的部分的話,關節柔軟性比甘露寺更上層樓!
  • 宇髓:眼睛很華麗,居然還有雙眼顏色不同的人,好不甘心!潔癖,還有他個性太認真了。
  • 時透:像山貓一樣。很安靜。眼睛很漂亮,第一次看到左右眼不同的顏色,很驚訝。
  • 甘露寺:非常溫柔的人!就算在信裡也一直稱讚我。雖然我吃飯吃得很慢,但他總是會微笑著很有耐心的等我!
  • 不死川:最合得來。
  • 悲鳴嶼:很認真的孩子,纖細。似乎喜歡甘露寺的樣子。

能力

班紋

於右手一直蔓延到右臉的色蛇形紫紋。

蛇之呼吸

一之型 曲委蛇斬

二之型 挾頭毒牙

三之型 絞巢

四之型 蛇頸雙生

五之型 蜿蜒長蛇

通透世界

附錄

  • 依據本傳劇情推估,伊黑成為柱的時間應該介於煉獄與甘露寺之間。是故事開始時的九柱之中第七位成為柱的人。
  • 伊黑小芭內在第一回人氣投票中,獲得第26名。
  • 伊黑小芭內在第二回人氣投票中,獲得第8名。
  • 角色的原型是作者過去連載的短篇《文殊史郎兄弟》的兄長:文殊正聖。
  • 木棉花所製作的AMD裡稱蛇柱為「用最銳利的眼神看透所有攻擊之人」。

參考資料

導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