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吾等鬼殺隊將永世不朽,直至將世上惡鬼屠殺殆盡
── 悲鳴嶼行冥

外貌[]

僧侶風格的巨漢,時常淚流滿面,額頭上有一條極長的傷痕,雙眼全盲,鬼殺隊制服外披著寫有「南無阿彌陀佛」字樣的棕色袈裟。

個性[]

說話時都會帶著「阿彌陀佛」的結尾。對他人總是充滿同情,但對鬼深惡痛絕。喜歡吹笛子,常常吹到婆婆打他。 因為過去的經歷而無法相信小孩子,但後來因竈門炭治郎而釋懷。

經歷[]

加入鬼殺隊[]

行冥年輕時曾是寺廟的僧侶,收留了一些孤苦無依的小孩並將他們當作自己的家人。

但是有一天,其中有一個名叫獪岳的小孩,不但違背了行冥定下的不能夠夜歸的規矩,甚至為了保命而熄滅了行冥點在廟裡的藤花香,將鬼引進了寺廟中。行冥希望眾人不要驚慌好好的去躲起來,但孩子們為了保護眼盲的悲鳴嶼行冥,出去尋找武器時被殺死,除了四歲的女孩沙代。

然而,孩子們都被鬼殺害,行冥為了救沙代而與鬼肉搏,與之捨命相鬥。期間行冥以人類之軀錘爛了鬼的頭顱,最終令其在天亮之後化作灰塵消失。但最後,行冥幾乎捨棄性命換來的卻不是是沙代的感謝,而是沙代在驚嚇過度的情況下,當著趕來的大人們面誤將他指控成是殺死孩子們的兇手,讓他因此背上冤罪,險些被處刑。由於誤解,行冥也因此對小孩子和人心徹底失望。

在18歲時,行冥得到了鬼殺隊當主產屋敷耀哉相救,並加入了鬼殺隊,深得當主信任。

柱眾審判之前[]

救下蝴蝶姐妹 加入鬼殺隊後,行冥曾在一次任務中救下了當時還未加入鬼殺隊的蝴蝶香奈惠和蝴蝶忍姐妹。最初,行冥認為不能因一時的感情而剝奪這些孩子的未來,因此拒絕了二人的懇求,勸說蝴蝶姐妹作為普通人活下去,但最終被二人的執著與努力所打動,向其引薦了各自的培育師。 [6] 在不死川玄彌加入鬼殺隊後,原本因為玄彌資質不夠而不肯收其作繼子,但在發現玄彌有在吃鬼後收其為徒,並拜託蝴蝶忍診斷玄彌的身體狀況。

柱眾審判篇[]

柱眾審判上,行冥一直為炭治郎的遭遇感嘆、流淚,但又因為自己過去的經歷而不信任炭治郎所言,而跟著眾柱決定要處決炭治郎。 [1]

無限列車篇[]

在與玄彌一同得知了煉獄杏壽郎的死訊後,哭著為其誦經超度。

鍛刀人之村[]

在緊急柱合會議中,行冥從當主之妻產屋敷天音和霞柱·時透無一郎那裡得知了開啟斑紋一事,隨後向眾人提出了給下級隊員進行特訓,藉此順利達到開紋條件的建議。

之後,行冥擔任起了劍士們的肌肉強化訓練指導。

柱合訓練期間[]

擔任劍士們的肌肉強化訓練指導,被感觀敏銳的嘴平伊之助認為是鬼殺隊中的最強者。在玄彌教導炭治郎反複動作」這一提升集中力的訓練方式的同時,行冥悄悄地站在一旁觀察著炭治郎。

認可炭治郎[]

在炭治郎完成訓練時,行冥主動找到炭治郎並與之交談。在交談中,行冥因聽聞炭治郎在鍛刀人之村時,選擇優先救助即將被半天狗所害的村民而不是選擇先救鬼化的妹妹,而因此決定認同炭治郎。但炭治郎向行冥坦誠,自己當時其實沒能立刻做出決定,是禰豆子替自己做的決定,因此不能接受行冥的認同。炭治郎的純粹言語,最終消除了行冥對炭治郎的所有懷疑和顧慮。 之後,行冥告訴了炭治郎自己的過去,表明自己在被背叛之後變得很多疑。但炭治郎沒有逃避,沒有說謊,而且一直很誠實。最終,行冥表示決定相信炭治郎,並幫助炭治郎到最後。同時,由於炭治郎的真誠,行冥重新恢復了對他人的信任,並隱約感到,當年沙代在哭泣中所指控的那個殺人兇手似乎並不是自己,而是當時自己旁邊那已經灰飛煙滅的惡鬼。

在聽聞鬼舞辻無慘襲擊了產屋敷宅邸後,行冥火速趕往。之後,行冥聽從了產屋敷耀哉彌留之際的安排,趁耀哉犧牲自己使用炸彈爆破了宅邸重創無慘、珠世也牽制住無慘之際,利用愈史郎的血鬼術符咒接近了無慘,並用流星錘擊毀了無慘的頭部。但就如耀哉所推斷的那樣——無慘即便被斬首也不會死,能殺死他的只有陽光。之後在和眾劍士圍攻無慘時被鳴女打入無限城。

無限城篇[]

解放斑紋[]

在和時透無一郎一同尋找無慘時,因無一郎被鳴女利用血鬼術強行傳送至黑死牟所在點而與其分離。之後在黑死牟險些殺死不死川實彌時,現身將其救下,並被黑死牟讚歎是其武器是他300年未見的將肉體錘煉至極限的劍士。在與黑死牟的交戰中,行冥將其鬼刃打斷,但黑死牟隨即便將其瞬間復原。接著,行冥被黑死牟以二之型·珠華弄月打傷。 隨後,行冥為打敗黑死牟而強行解放了斑紋,使得黑死牟對於已經27歲的自己開啟了斑紋卻仍然活著感到震驚。在戰鬥中,黑死牟表示解放斑紋的劍士都活不過25歲,但行冥立即從黑死牟的話中察覺,曾有過了25歲仍然活著的斑紋劍士(繼國緣一)。儘管行冥一開始壓制了黑死牟,但很快便再度落於下風。之後,實彌縫好了傷口並解放斑紋,再度加入戰局,二人開始聯攻黑死牟,並成功利用合擊技削掉了黑死牟的一隻耳朵。但隨即黑死牟被二人激怒,並使自己的鬼刃進化,以強化後的大範圍、高攻速的月之呼吸劍技再度壓制了二人。

之後,在實彌即將被黑死牟殺死之際,無一郎救下了實彌並一同加入了戰局。在和黑死牟的纏鬥中,行冥對於黑死牟的反應能力和速度快到詭異而感到疑惑,於是便對黑死牟的戰鬥姿態進行了效仿,從而意外地習得了通透世界。隨後,在黑死牟釋放十四之型·兇變·天滿纖月時,行冥趁機投出了念珠攻擊了他的手,以此減緩了他釋放劍技時的速度,並幫助捨命出擊的無一郎成功刺穿了黑死牟的身體。

斬首黑死牟 隨後,和無一郎計畫好的玄彌使用鬼化後的槍射擊了黑死牟,並成功利用彈丸發出了半天狗的血鬼術,產生樹木困住了黑死牟,行冥則趁機與實彌一同揮舞武器沖向了黑死牟。但陷入絕境的黑死牟不甘心失敗,發動了血鬼術拼死反抗,重創了無一郎和玄彌,但同時又分別被二人刺入其體內的日輪刀和血鬼術牢牢牽製而無法動彈。此時行冥把握住時機將鐵球重重砸在了黑死牟脖子上,但力道仍然不足,接著想要揮出手斧卻被黑死牟用刀擋下。但最終,在實彌的關鍵補刀下,行冥終於成功削掉了黑死牟的首級。 但是黑死牟由於自身強大的執念,還是如同無慘和猗窩座一樣突破了鬼的限界,完成了頭部的再生。雖然行冥對此感到震驚,但還是很快便冷靜下來,並對實彌喊道:「絕不能讓無一郎和玄彌白白犧牲!」隨後,行冥和悲憤的實彌一同對再生後的黑死牟再度展開了攻擊。

之後,黑死牟由於從實彌刀刃的反光中看見了自己丑陋的樣子而陷入了猶豫,同時無一郎的日輪刀繼續發揮了作用,令黑死牟的身體開始崩壞且無法再生。最終,失去戰意的黑死牟的身體在行冥和實彌的夾擊之下被徹底摧毀,化作了碎片消逝了。

一切還未結束! 在黑死牟消失後,行冥察覺到其已經不再再生,並製止了仍然在不斷進攻的實彌,結果卻發現實彌早已昏迷。行冥意識到實彌居然是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憑藉身體的本能在發動進攻,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隨後,行冥前去檢查了深受重傷的玄彌和無一郎。雖然玄彌由於血鬼術的效應還艱難地活著,但是無一郎卻早已由於失血過多而沒有了呼吸。對此深感遺憾的行冥,幫著瞳孔已經黯淡的無一郎合上了他的雙眼,並將自己的袈裟蓋在了無一郎的遺體上。隨後,行冥認可了無一郎的大義凜然、不辱使命,並在讓無一郎安息的同時,向其承諾:「我等必會打倒無慘,彼世再見吧。」

然而,緊接著,行冥卻目睹了不死川兄弟之間的訣別。最終,玄彌的身體由於黑死牟的死亡而無法復原,最終崩壞消失了,實彌無力地抱著玄彌的衣服痛苦地哭喊著。看見了這一幕的行冥,雖然也為此不禁流下了眼淚,但還是強忍住了內心的悲痛,並告誡失神了的實彌:「抬起頭來,得出發了。不打倒無慘一切都算不上終結。」

隨後,決定化悲痛為力量的二人,收拾好了玄彌和無一郎的遺物,一同出發繼續前行,繼續尋找無慘的蹤跡……

決戰[]

沒過多久,無限城便因鳴女死亡而開始崩塌,行冥和實彌二人也因此和無限城一起衝出了地面,而無限城也在此刻徹底崩塌了。其餘眾人以及無慘也因此全部脫出了無限城。

決戰的舞台,終於來到了地面上……

在炭治郎中毒昏迷,水、蛇、戀三柱與陷入苦戰的危難關頭,行冥及時從廢墟中脫身,並用流星錘逼退了無慘揮向甘露寺蜜璃的刺鞭。隨後,行冥與實彌一同加入了戰局,並掩護普通隊員將昏迷的炭治郎帶離了戰場。

然而,暴怒的無慘很快便大幅加快了刺鞭的進攻頻率,就連開啟了通透世界的行冥都逐漸難以阻擋。之後,蜜璃因躲閃不及而被無慘的刺鞭擊中,受了重傷。行冥透過通透世界感知到了這一切,並試圖讓蛇柱開啟通透後一起攻擊,但在無慘爆發後左腳被砍斷短暫昏迷。

在日出來臨之前與柱、一般隊員和鬼殺隊後勤成員一起阻止無慘的脫逃,最終漫長的死鬥讓無慘被太陽灼燒而亡,而後因解放斑紋加上過於傷重放棄治療,臨死之際當年收留小孩的靈魂出現,得知了當年的真相後,和孩子們一起含笑離世。

關係[]

小孩當是家人,玄彌是繼子。

能力[]

呼吸法[]

岩之呼吸

斑紋[]

行冥的斑紋位於雙手臂上,呈灰黑色的岩石紋理。在與黑死牟的死鬥中,行冥為擊敗強敵不惜提前解放了原本打算用以對付無慘的斑紋。

斑紋開啟後,能大幅度提高身體素質。據記載,凡出現斑紋者,將會如同共鳴般讓周圍的人也得到斑紋。

開啟斑紋時,需要體溫達到39度,並且心跳頻率在200次以上,因此會給身體造成極大負擔。據上弦之壹·黑死牟所言,開啟斑紋者活不過25歲。但行冥已經27歲,開啟斑紋後可能活不過一晚。(黑死牟語)

通透世界[]

同黑死牟一戰中,行冥意外地習得了通透世界的發動方法。

腦中變得透明便可看見的世界,竭盡全力拼搏、經受住痛楚之後,才可到達的「至高領域」。

在此狀態下,通過集中並關閉多餘的感官,生物的身體看起來會變得宛如透明一般,自身行動速度,對攻擊的預測和迴避都會有顯著的提升,對手肺部的血管流動亦清晰可見,自身肌肉的收縮也能更快的把握,根據需求連鬥氣也可以自由的關閉,因為感知加速敵人的行動也會看起來變慢。

儘管行冥雙目失明,但他仍可以通過此技能直接在腦海中顯示出戰鬥畫面。

你知道嗎[]

他用的是特製的日輪刀(其實根本不是刀),是一條用長鎖鏈連接的闊斧與流星錘,其含有的「猩猩緋砂鐵」的純度極高,儘管非常沉重,但行冥仍能夠輕易地同時揮舞。被黑死牟評價為是「即使在戰國時代也難以找到這種材質」的武器。

行冥是繼國緣壹之後最強的男人,擁有與黑死牟匹敵的肉體。


參考資料[]

導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