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我會善盡我的職責 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會死
── 煉獄杏壽郎

煉獄杏壽郎

外貌[]

煉獄大哥的外貌

有著一頭黃紅色相間的長發,劍眉,雙目炯炯有神。性格樂天、熱情如火,聲音洪亮,身披火炎紋披風。雖然不太聽人說話,但卻擁有出色的領導力和判斷力。

其食量不輸給戀柱·甘露寺蜜璃。曾在無限列車上一口氣吃下了11盒牛鍋便當。

最喜歡的便當是鹽烤鯛魚配番薯飯。在吃番薯的時候,會嘿吆、嘿吆地叫著。

個性[]

活潑開朗,有著像火般的熱情。

經歷[]


早年經歷[]

煉獄杏壽郎出身於鬼殺隊所屬的煉獄家族。煉獄家族世世代代都擔任著鬼殺隊中的炎柱職責,而他的父親煉獄槙壽郎就是鬼殺隊前任炎柱。

由於生來便擁有強於常人的力量,杏壽郎因此從小便開始接受父親的栽培,修煉炎之呼吸劍技。受到性格樂天的父親的影響,杏壽郎從小就成為了一個樂觀開朗的人。

謹遵教誨

母親瑠火在生下幼弟千壽郎後便一直身體不好,後來更是只能臥病在床。即便如此,母親還是一直堅持耐心仔細地教導著兄弟二人。而杏壽郎聽從其教誨,一直遵循著身為強者保護弱者之理。

十幾歲時,母親因病過世。此後,原本積極向上、樂於教導孩子劍術的父親因不堪喪妻之痛而變得萎靡不振,不但放棄了作為炎柱的職責,甚至從此開始酗酒,再也不過問兄弟二人的一切事情。

入隊選拔[]

杏壽郎在入隊選拔時救下了兩位同期,兩人十分感激杏壽郎,並言稱想成為像杏壽郎一樣的劍士。原先杏壽郎想說出「一同加油」,可卻咽在嘴邊無法說出口,但最後還是有些勉強地說了出口,因為他想起了父親的話。

對戰笛鬼[]

杏壽郎第一次出任務就遇上了有著十二鬼月實力的笛子鬼,在看到死去夥伴留下的暗號時,立馬震壞了自己的耳膜,隨後用炎之呼吸·伍之型·炎虎斬首。

對戰下弦之二[]

此時的杏壽郎已經是甲級的鬼殺隊隊員,並有了一個癸級的徒弟—甘露寺蜜璃,並送給她親自縫製的羽織。隨後,因為父親的消沉而代替父親參加了眾柱會議,但被已經是風柱的不死川實彌和音柱宇髓天元嘲諷。在實彌對自己的「挑戰」堅決不出手,隨後接下父親的任務前去斬殺當時的下弦之二。

下弦之二曾經敗在煉獄槙壽郎手下,所以將杏壽郎錯認成槙壽郎並發起復仇,杏壽郎也為了成為柱向他發起攻擊。

最終以玖之型·煉獄斬首下弦之二,並成功獲得認可, 接替了父親的炎柱之位。

在成為炎柱後不久,杏壽郎向父親稟報了自己成為了柱的喜訊。

雖然頹廢的父親只是以「無聊透頂,反正我們父子倆都成不了大事」來草草回應,但杏壽郎並未因此而受挫。

隨後,在正式踏上滅鬼之路之前,杏壽郎鼓勵沒有劍術天賦的小千壽郎,「不管未來要走的路有多艱難,都要成為一個出色的人,並且要擁有如火焰般熱烈的熱情」。

鼓勵千壽

柱眾審判[]

柱眾審判時,在聽聞竈門炭治郎的遭遇後,杏壽郎對其表示同情;但因擔心竈門禰豆子的潛在危險性,仍主張將禰豆子和其他鬼一視同仁地斬殺掉。

在當主產屋敷耀哉宣布赦免竈門兄妹時,杏壽郎雖然打心底尊重主公,但還是出於強烈的正義感而表示反對。然而,當禰豆子成功經受住了風柱·不死川實彌的稀血誘惑、證明自己不會吃人後,杏壽郎還是爽快地接受了二人的存在。

在接到前往無限號列車滅鬼的任務後,杏壽郎在出發前偶遇了蟲柱·蝴蝶忍,並向其詢問將炭治郎帶去蝶屋的用意,但忍並未明確給出答案。隨後,在忍的目送下,杏壽郎仰天大笑著離開了。

無限列車篇[]

帶領竈門炭治郎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前往無限號列車執行任務,但本人率先登車,並連點了十一盒牛鍋便當大吃了一頓。在面對炭治郎關於火之神神樂的詢問時,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但提出願意收炭治郎作為繼子。

之後,眾人不慎因下弦之壹·魘夢的血鬼術而陷入夢境。在魘夢派遣人類部下進入其精神層面,企圖破壞「精神之核」讓其變成毫無意識的廢人時,杏壽郎的身體憑本能動了起來,以無意識狀態在現實中壓制了其部下。最終,杏壽郎在魘夢的血鬼術被禰豆子解除後醒來。

我絕不會成為鬼! 醒來後,杏壽郎向炭治郎等人下達了整頓列車事態的指示,自己則獨自負責保護八節車廂中的後五節。片刻後,炭治郎將魘夢位於車頭下方的脊椎骨砍斷,但因魘夢已與火車融合,他的死使整列火車失控,最終翻倒。在此間,杏壽郎連續使用戰技穩住了列車,將損害控制在了最低限度。下車後,杏壽郎指導炭治郎使用「全集中·常中」止住腹部的血。緊接著,上弦之叄·猗窩座突然降臨,杏壽郎反應迅速地接下了他的攻擊,隨後因為自身接近至高領域的鬥氣而獲得了猗窩座的認可。 而在面對猗窩座「變成鬼獲得永生得以精進武藝」的提議時,杏壽郎回應道,「無論生老病死,都是人類這種脆弱生物的美好,正因會老去,會消逝,人才會如此可愛而高貴」,因此不允許猗窩座侮辱被他視作弱者的炭治郎,並表示自己絕不會變成鬼。接著,杏壽郎便與猗窩座展開了激戰。

交手後,二者破壞力不相上下,杏壽郎更憑藉出色的應變速度與強力的戰技得到了猗窩座的讚賞。儘管如此,但在上弦強大的恢復力面前,杏壽郎對猗窩座造成的傷害頃刻間便係數痊癒,而身為人類的他卻身負重傷,失去了左眼,肋骨斷裂,內臟破裂。

最終,杏壽郎即便自己身受重傷,也依然在對猗窩座大吼「我會善盡我的職責,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會死! 」後,燃盡了生命,使出炎之呼吸的奧義玖之型·煉獄與其破壞殺·滅式抗衡,但最終還是被其化解了。

隨即,杏壽郎與猗窩座展開了肉搏——即使被其貫穿胸膛,杏壽郎卻仍然堅持使出全力箝制住了猗窩座的雙臂,打算拖到太陽升起時與其同歸於盡。 然而,猗窩座最終在黎明到來之前選擇了自斷雙臂主動逃離。就在猗窩座狼狽逃跑的同時,再也忍不住的炭治郎憤怒地將自己的日輪刀朝其投了出去,並衝著遠去的猗窩座大喊:「是煉獄先生贏了!他沒有違背他自己的承諾,守護了整列列車的乘客,而你只不過是個只敢在黑夜裡戰鬥的膽小鬼罷了!」聽到這一番話的杏壽郎被震撼了。

此刻,已經傷重不久於人世的杏壽郎,對於炭治郎的成長感到了幾分欣慰。

黎明時的隕落[]

臨終前,杏壽郎告訴炭治郎,自己的家鄉可能有著關於火之神神樂的訊息,讓炭治郎去自己的老家尋找歷代炎柱留下的筆記,並將想對父親與弟弟說的話託付給了炭治郎。隨後,杏壽郎也認同了保護好了乘客的禰豆子,並將自己的意志託付給了炭治郎、善逸、伊之助三人。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杏壽郎的眼中出現了母親的身影。當杏壽郎艱難地向母親詢問,「我做的足夠好了嗎?」時,他得到了母親最後的肯定:「你做的非常好哦……」

沒有了遺憾的杏壽郎,就此含笑而逝。

到頭來,除杏壽郎本人外,其所守護的後輩與全列車兩百名乘客無一身亡。

後來,他的日輪刀的刀鍔被弟弟千壽郎收回,並轉贈給了炭治郎。

母親最後的肯定

鍛刀人之村篇[]

「一起努力吧」 在時透無一郎打敗上弦之伍·玉壺後,原本被無一郎認為已死的小鐵因為衣服裡恰好放了杏壽郎的日輪刀刀鍔而幸運地活了下來。無一郎在看到刀鍔後,想起了和杏壽郎相處的過往。 千壽郎送給炭治郎的刀鍔,最終被鋼鐵塚螢裝在了炭治郎的新佩刀上。

無限城篇[]

被猗窩座提起,隨即炭治郎便因為猗窩座侮辱杏壽郎而憤怒到極點。之後,炭治郎以此察覺出了其血鬼術「破壞殺·羅針」的原理。

關係[]

父 親
煉獄槙壽郎
母 親
煉獄瑠火
弟 弟
煉獄千壽郎

能力[]

日輪刀,刀身為紅色,上有火焰刃紋。刀鞘、刀柄均為白色。

刀鍔為火焰形,其弟把刀鍔交於竈門炭治郎,讓他來繼承杏壽郎的意志。

纏繞於身的鬥氣,久經錘煉,接近至高領域,獲得了猗窩座的讚賞。

炎之呼吸的繼承者。

你知道嗎[]

煉獄杏壽郎的生日在5月10日

圖片[]

參考資料[]

導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