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猗窩座,漫畫《鬼滅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之一。

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叄,原上弦之貳,鬥之鬼。崇尚強者,厭惡弱者,為了變強而不斷地尋找著強大的對手

角色形象[]

外貌[]

還是人類時:留著黑色短髮,藍色眼瞳,淺粉色的睫毛,雙腕刻著三道代表罪人的深藍色刺青。

變為鬼後:留著桃紅色短髮,金色瞳眸,外觀慘白,全身刻滿無數代表罪人的深藍色刺青,指甲血紅。身穿紫紅色短衫,腳腕上掛有念珠。

事實上,猗窩座的血鬼術術式的雪花圖案就是他人類時期的未婚妻戀雪的髮簪的樣子,而桃紅的髮色則與戀雪的和服顏色相同,招式的名稱則是取自生前和戀雪一同觀看過的煙火的名字。

性格[]

還是人類時:為了守護重視的家人和愛人而選擇不停地鍛煉,使自己變強。

變為後:因為記憶全部喪失,導致內心只剩下了想要變強的執念。為了使自己能夠變強,變得只喜歡和強者交戰,同時對弱者不屑一顧,甚至極其厭惡弱者。然而,身為的他出於強者的信條,從來不殺也不吃女人(就是說他會吃男人⋐性別歧視?⋑),只有在餓極了的情況下才會選擇吃人,與只愛吃人特別是女人的上弦二童磨堪稱兩個極端,故而與其關係相當惡劣。

能力設定[]

武器[]

基本上是赤手空拳

鬥氣[]

猗窩座使用武術空手作戰,在變為鬼之後就不斷地和鬼殺隊的歷代柱戰鬥,並由此修煉成了一股極其強大的鬥氣。能夠抓住極其細微的鬥氣,其血鬼術破壞殺·羅針的原理便是根據感知對手的鬥氣來判斷對手的位置。

猗窩座對於鬥氣強大的強者(如煉獄杏壽郎)會非常敬佩。雖然猗窩座自身的鬥氣已經極其強大,但仍舊未能達到能夠自由隱藏鬥氣的至高領域,即「通透世界」。

突破限界[]

執念尚存的無首之身[]

一般的在脖子被日輪刀斬首時便會死亡,此即的限界。但一旦在死亡之前存在著極強的執念,便有可能突破這一限界,完成頭部的再生,並且即使再次被日輪刀斬首也不會死亡,但依然懼怕陽光。

猗窩座在同炭治郎義勇一戰中,和無慘一樣突破了限界,讓脖子變得不再是弱點。而且即便被斬首,身體也仍沒有消失,而是以無首之身繼續戰鬥,且再生能力和被斬首前不相上下,隨後還很快便完成了頭部的再生。

血鬼術[]

血鬼術以「破壞殺」命名,以感知鬥氣的「破壞殺·羅針」為核心,衍生出一系列精準、迅速且威力強大的武術打擊,分「亂式」、「空式」、「腳式」、「碎式」、「滅式」、「終式」、」武士「六式。 破壞殺·羅針

猗窩座血鬼術的核心。[]

像羅盤一般感知對手的鬥氣,使自身的攻擊和迴避動作變得如同受到磁鐵吸引一般精準。發動時,自身腳下會出現十二角的雪花陣,稱為「術式展開」。

對手的鬥氣越強,羅針的反應就越強,對應的強度與精準度就越高。但是對於無鬥氣的或者隱藏鬥氣(通透世界)的對手,羅針無法對其進行感知,所以猗窩座才不敵炭治郎的"斜陽轉身"。


破壞殺·亂式[]

以極高的速度向同一處發出的猛烈擊打。

血鬼術被斬斷後的餘波仍具有破壞力。


破壞殺·空式[]

遠攻招式。用拳頭向虛空中打出六連擊,速度快到難以看清。


破壞殺·腳式[]
破壞殺·腳式·冠先割[]

自下而上向身後猛地揚起一腳,瞄準對手頭部進行強力踢擊。


破壞殺·腳式·流閃群光[]

以單腳向同一處快速進行數次猛烈踢擊,如同閃光炸裂。


破壞殺·腳式·飛遊星千輪[]

進行纏繞亂流的連續踢擊,軌跡迷離,如同遊走的流星。


破壞殺·碎式[]

自上而下揮出的猛烈拳擊,其衝擊力會令地面如葉紋般碎裂。


破壞殺·滅式[]

揮出毀滅性的一拳,產生巨大的爆炸,用於戰鬥末時使用的最後一擊。

曾和煉獄杏壽郎的「炎之呼吸·九之型煉獄」互相抵消。


破壞殺·鬼芯八重芯[]

從四面八方向同一處進行分散的八連猛擊。


破壞殺·終式·青銀亂殘光[]

猗窩座的絕技。召集羅針,以自身為中心,在一瞬間向四週發射數百發飛彈。速度快且威力巨大,就連富岡義勇的「水之呼吸·十一之型·凪」也不能完全防禦,但被進入通透世界的炭治郎躲開。

角色經歷[]

幼年時期[]

猗窩座還是人類時,出身於江戶。因為一出生就長有尖牙,因而被稱為「鬼之子」,並被取名為狛治。

少年時期[]

憤怒[]

11歲時,狛治的親人相繼過世,唯一的親人只剩下了父親。但是父親卻身患重病,狛治因此只能想盡辦法給父親買藥。然而在當時,藥材根本不是狛治這種窮人家的孩子買得起的東西。因此,為了保住父親的性命,狛治不得不選擇通過偷竊換取錢財來替父親買藥。

出於窮孩子的直覺,狛治認定如果自己太弱,那就肯定會逃不過被盜受害者的報復以及來自奉行的追捕。於是,狛治便在盜竊的同時不斷地磨煉著自己。在此期間,狛治雖然多次因為偷竊失風而被抓到了奉行處,但因自己尚且年幼,往往每次都是在受過刑罰之後就被奉行無奈地放走。

脫胎換骨[]

15歲時,狛治在奉行處接受了連成年壯漢挨了都會徹底昏死的一百大板的刑罰。由於自幼就為變強而不斷磨練過,從而體質比常人更強,因此狛治即便受了這樣的重刑卻依然還保持著清醒。雖然狛治對這種刑罰早已變得麻木,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回到家後,他竟然從鄰居家的爺爺口中得知了父親上吊自殺的噩耗。原來,父親早已對兒子接連不斷的犯罪行為感到十分痛心,同時認為是重病纏身的自己拖累了兒子;為了讓兒子能夠做個好人重新來過,他才選擇了用這種方式來結束……不久之後,狛治便被奉行放逐出了江戶。被驅逐的他,就這樣獨自一人在外流落著。

回想起自己過去為了救治父親而努力,甚至為此可以不擇手段,但父親最終卻還是那樣悲慘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狛治最終發覺:逼死父親的,正是這個富人想怎樣就怎樣、窮人卻連活下去都不被允許的醜惡世道!

隨後,想著只要父親能活著,自己怎樣都無所謂的的狛治,為了發洩自己對於父親離世的悲傷和對世道的憎恨,接著便徒手打倒了七個惹惱自己的大人洩憤。

然而就在這時,狛治卻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慶藏師傅。在之前狛治與大人搏鬥時,慶藏師傅一眼便看出了狛治在武術方面的天賦。由於不希望他就這麼自甘墮落下去,師傅便展現了實力,在將狛治輕易打敗後,把他帶回了自己的素流道場。

來到道場之後,狛治才發現,整個道場除了自己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門生。對此,師傅苦笑著表示:由於自己沒什麼本事,因而過去讓妻子和女兒吃了很多苦,妻子為此甚至還在不久之前投水自盡了。同時,因為自己必須出去幹活來維持生計和道場的經營,實在是抽不出時間照顧生病的女兒,便打算拜託狛治照顧女兒戀雪。不過,狛治始終自認為是罪人,因而覺得自己並不適合做這種工作。然而,當他詢問師傅,把只有女兒一個人在家的房子交給他這個罪人是否放心時,師傅卻向他表示:「我已經把身為罪人的你收拾掉啦,沒問題的! 」之後,狛治見到了戀雪。由於看到生病的戀雪與自己的父親有著相似的經歷,為了不再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在戀雪身上重演,狛治最終決定留在了道場,並照顧著戀雪

在此期間,因為在照顧戀雪的時候,狛治顯露出了自己溫柔的本性,使得戀雪逐漸在朝夕相處中慢慢地傾心於他。但由於狛治一直認定自己是個罪人,且從沒有想過會有人喜歡自己,因此一直沒有發現戀雪對自己的感情。

青年時期[]

18歲時,由於素流道場附近的劍道​​場總是來找道場的麻煩,因此道場在這幾年間也沒能招收到除了狛治以外的門生。不過,狛治也在與戀雪和師傅的朝夕相處中,逐漸地變回了最初的那個只為保護他人而奮鬥的自己。

約定[]

有一天,師傅忽然把狛治叫到了臥房,並且詢問他是否願意繼承自己的道場。狛治一開始還一頭霧水,但沒想到師傅隨後就問道,自己是否願意娶一直喜歡著他的戀雪為妻。突然聽說有人一直喜歡著自己的狛治,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隨後,狛治想起了父親自盡前那希望自己重新來過的遺願,因此也開始考慮身為罪人的自己是否也能過上正常的生活。最終,狛治答應了師傅的請求,同時下定決心:就算是付出生命也要保護好戀雪和師傅!

在二人確定關係之後不久,狛治和戀雪一起去看了由於她從小體弱而一直沒法去看的煙火。在漫天煙火之下,戀雪向狛治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自己在遇到狛治之前,從來沒想過能自己也有能活著看到煙火的這一天;而狛治就好像能看穿自己的未來一般,一直鼓勵著自己堅持活下去。隨後,戀雪詢問狛治,是否願意和她結為夫婦。狛治隨即便不再猶豫地向戀雪告白:自己一定會變得比任何人都強,保護她一生一世……

過了幾天,狛治為了將自己馬上就要結婚的喜訊告知給九泉之下的父親,便在結婚前夕回到了江戶,前去給父親掃墓。

然而,返回道場時,狛治心中卻忽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果不其然,回到道場後,狛治從鄰居的口中得知了師傅和未婚妻的死訊。

逐漸迷失[]

對此深感悲痛的同時又十分疑惑的狛治,在經過調查之後,終於得知了真相——原來,附近的劍道​​場一直惦記並嫉妒著只有一名門生卻擁有著大片土地的素流道場,卻因為打不過師傅和狛治,便卑鄙地選擇在素流道場的井中投毒……

又一次沒能守護好重要之人的狛治,他的意志終於徹底崩潰了。最終,到頭來什麼都沒能保護住的他,失魂落魄地獨自前去襲擊了劍道場,赤手空拳地殺死了67人

最後,已經沒有什麼可守護之物的狛治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正當他獨自在附近徘徊時,卻遭遇了那個男人——鬼舞辻無慘。對方本是因為自己沒有配置鬼的地方卻出現的有出沒的傳聞而前來查看的,結果卻偶然遇到了狛治。儘管無慘一開始由於發現鬧傳聞的真兇只不過是個人類,因而感到無聊,但是狛治遠強於一般人的實力還是讓無慘重新對其產生了興趣。隨即,為了創造強大的無慘在輕鬆打敗狛治後便將其強行變為了鬼。

最終,狛治在變為後逐漸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內心中只剩下了想要變強的執念。並更名為了猗窩座

無限列車篇[]

一開始接受了無慘的命令而正在尋找青色彼岸花。隨後,由於自己的位置靠近無限列車,因而收到無慘的命令,前去剿滅無限列車上所有的鬼殺隊劍士。

在下弦之壹·魘夢被消滅之後,猗窩座突然降臨。到場後,猗窩座先是掃視了在場所有人的鬥氣強度,隨即便因覺得灶門炭治郎太弱,肯定會妨礙自己和鬥氣強大的炎柱·煉獄杏壽郎交戰,因而意圖先行幹掉炭治郎,但因杏壽郎挺身而出而失敗。隨後,因為看中杏壽郎的實力,猗窩座便試圖勸說對方也變成鬼,以換取永遠追求強大的資格。然而,由於自己的提議被杏壽郎一口回絕,失望的他隨即便打算直接了結掉杏壽郎。

憤怒[]

在交戰中,儘管兩人實力不相上下,但身為上弦之鬼的猗窩座依靠自己的再生能力,很快地就將杏壽郎造成的所有損傷完全修復;而身為人類的杏壽郎卻在交戰中被猗窩座廢掉了左眼,肋骨斷裂、內臟損壞。因此,猗窩座很快便佔據了上風。隨後,猗窩座開始嘲笑起了杏壽郎作為人類的弱小。但是,杏壽郎卻依然沒有認輸,甚至燃盡生命地釋放了炎之呼吸奧義·玖之型·煉獄,沖向了自己。看到杏壽郎發出瞭如此強大的鬥氣,猗窩座變得極其興奮,並且使出破壞殺·滅式硬生生地擋下了杏壽郎的全力一擊,隨後,二人陷入了肉搏戰。雖然被杏壽郎斬裂一臂,但猗窩座輕鬆地貫穿了杏壽郎的胸膛。在與對方互相箝制的同時,感覺到杏壽郎命不久矣的猗窩座依然在不斷地勸說杏壽郎變為鬼。

然而,隨著二者僵持,太陽逐漸升起,猗窩座逐漸開始慌亂,但自己卻仍然被杏壽郎緊緊的抓住雙臂而無法動彈。最終,猗窩座不得已自斷雙臂,狼狽地朝密林深處逃走了。

在逃跑途中,猗窩座被炭治郎投出的日輪刀刺穿了胸口。邊奔跑邊回過頭查看的猗窩座,聽到了炭治郎的怒吼,並聽到他稱自己是個「只敢在黑夜中戰鬥的膽小鬼」。儘管猗窩座很憤怒——一個弱者有什麼資格來說我?但因為黎明將至,他因而不得不逃到背陰之處躲藏了起來。

之後,猗窩座前去面見無慘並報告了戰果。但因為自己只殺死了炎柱·煉獄杏壽郎,卻沒能解決掉同樣在場灶門炭治郎、我妻善逸與嘴平伊之助等人,因而被無慘斥責辦事不利。

事後,心有不甘的猗窩座想起,炭治郎在自己逃走時稱自己為「膽小鬼「、「卑鄙之徒」,同時還聽到了「守護到了最後」一詞,從而隱約地觸動了那段已被自己遺忘了的人時記憶。不過,猗窩座僅僅認為這只是一種和平時一樣的、對弱者的厭惡之心。氣憤之餘,猗窩座一拳將炭治郎留在自己身上的日輪刀破壞,並發誓:終有一天,要讓炭治郎付出代價。 [8-9]

上弦聚首篇[]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被消滅後,猗窩座受邀來到無限城中參與上弦聚首。在此期間,因看性格乖張的童磨不順眼,於是便先後兩次削掉童磨的腦袋,直到被黑死牟砍斷一隻手之後方才罷休。

半天狗玉壺接受無慘命令前往鍛刀人之村後,猗窩座便一言不發地離席了。

無限城篇[]

竈門炭治郎富岡義勇在無限城中尋找鬼舞辻無慘時,猗窩座主動打穿地板來到二人面前。展開交戰後,猗窩座認可了炭治郎的成長,並試圖勸說對自己展現出了強大實力的義勇變成。  在詢問對方的姓名未果後,猗窩座便直接以腳式·流閃群光將義勇踢飛。

莫名的厭惡感

隨後,猗窩座對炭治郎宣稱,炭治郎能變強是多虧了杏壽郎的犧牲。這令炭治郎憤怒到了極點,其隨即便指出:「每個人都有弱小的時候·,所有人都一定曾經多少受過別人的幫助·;強者需要保護弱者,然後弱者變強再去保護其他弱小的人才是自然之理!」

聽到這句話的猗窩座終於察覺,自己之所以一直厭惡著炭治郎,並不是因為他當時很弱,而是他說的每句話都在刺激著自己回憶起那早已遺忘了的、什麼都沒能兌現且充斥著妄言的人類時期的記憶。

由於回想起師傅也曾說過同樣的話,猗窩座也因此震怒到了極點,隨即便發動連續的猛攻,逐漸將炭治郎逼至絕境。此時,義勇趕回並救下了炭治郎,同時覺醒了斑紋和猗窩座纏鬥。在此期間,炭治郎回想起伊之助向自己表明過「藤之家的一天太太總是悄無聲息的突然出現十分可怕」,由此突然發覺猗窩座的血鬼術·破壞殺·羅針的原理就是通過感知鬥氣來反映出敵人的位置。

之後,炭治郎回想起了父親去世之前對自己的教導,從而想起了「通透世界」的使用方法,並在義勇險些被殺時將其救下。這時候,猗窩座也察覺到了炭治郎的變化,因而決定以自己的絕招——破壞殺·終式·青銀亂殘光直接打倒炭治郎。但是,發動了通透世界的炭治郎將連義勇都沒能完全化解的青銀亂殘光近乎全數避開。正當以為炭治郎已死的猗窩座準備殺死義勇時,炭治郎卻主動向其表明自己還活著。而當猗窩座準備反擊時,卻發現炭治郎沒有發出絲毫鬥氣而導致自己的破壞殺·羅針失效,因此愣在了原地,隨即便被炭治郎以火之神神樂·斜陽轉身從正面斬首。緊接著,義勇也將自己的斷刀投出,刺穿了猗窩座的頭部,導致其失去了首級。

然而,猗窩座內心充斥著的變強的執念,致使他和無慘一樣突破了鬼的限界,使得脖子不再是自己的弱點。即便失去了頭部,猗窩座仍然以無首之身同二人繼續交戰。

在重創炭治郎後,從義勇的話中再度回想起師傅的猗窩座,被戀雪的靈魂拉住,同時逐漸開始恢復人時的記憶。隨後,在理解了自己為何會如此憤怒的原因後,他同時又察覺到,自己無論如何都已經再無法前往重要之人的所在之處(天國),便意圖拉義勇和炭治郎一起下地獄。然而,在頭部再生時,猗窩座被剛從昏迷中醒來的炭治郎重重地毆打了一拳,正如當年慶藏師傅做過的一樣。受到如此刺激的猗窩座,或者說狛治,終於想起了自己真正想要破壞的,其實是——那個沒能遵守對父親和愛人的承諾,還用血玷污了師傅最重要的用於守護而非殺戮的素流拳法的自己。最終,猗窩座在對炭治郎微笑之後,使用了破壞殺·滅式自行了斷,同時承認自己被炭治郎堂堂正正斬首的時候就已經輸了。

在彌留之時,已經變回狛治的猗窩座,他的父親及師傅相繼在幻覺中與他進行了對話,並對他表示了認可。但緊接著,猗窩座心中最後的心魔——鬼舞辻無慘也在此時出現,並強制他進行再生,重新戰鬥……

不過幸好,愛人戀雪再次的及時出現終究徹底剷除了他的心魔。重新化為人形的狛治,緊緊地抱住了生前沒能守護好的戀人,與其相擁並大聲痛哭。

在戀雪含著淚、說出「歡迎回來,夫君」這句話之後,狛治終於化成了碎片消逝,靈魂與他的戀人重聚,並在戀人的陪伴之下,一同前往了地獄贖罪。

參考資料[]

你知道嗎[]

  • 猗窩座在第一回人氣選舉中,以6票獲得第54名!
  • 猗窩座的原形其實是麻疹[1]
  • 如果童磨表現得太過親近他,他就會一拳打爛童磨的頭。


導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