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看著擁有過才能的人逐漸變得醜陋衰老,我很難過。你就去死吧,杏壽郎,趁你年輕又強大的時候。
── 猗窩座
就算今年去不成,明年或後年還是會放煙火。到時候再去就行了。
── 狛治
我會變得比誰都強,一輩子守護妳。
── 狛治
猗窩座 (猗窩座 (あかざ) ,Akaza?),是漫畫《鬼滅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配角。
是故事開始時十二鬼月之中的上弦之參。
人類時期名為狛治 (狛治 (はくじ) ,Hakuji?),生活於江戶時代。

外貌[]

外貌看似為一名20歲上下的青年,身體健壯且肌肉精實。有著一頭桃紅色的短髮,雙眸為金色並刻有上弦.參的字樣。眼睫毛濃密且與髮色相同,眼白部分為淺藍,並帶有蜘蛛網狀般的裂痕。外觀慘白,全身布滿著深藍色的條紋。
身著絳紫色的短衫,雙腳上各掛有一串念珠。
人類時期留著黑色的短髮,有著濃密的淺粉色睫毛,瞳色為水藍。雙腕因為過去的盜竊紀錄而被刻上三條代表罪人的深藍色刺青。
在與父親同住時穿著破爛的和服,在進入素流道場後則是穿著背後印有「素流」二字的道服,出門時才會換上普通的和服。
在漫畫附錄中證實,狛治在變成鬼後仍受到人類時期的記憶影響,其中也包括了外型,例如猗窩座桃紅的髮色就與戀雪的和服顏色相同、身上的條紋也是潛意識中認知到自己的罪孽,因此逐漸將過去代表罪人的刺青化為自身外貌的一部分,布滿了全身。

性格[]

人類時期的性格堅毅且孝順,雖然時常為了父親的藥錢而在街上打劫路人,但回到家後面對父親的態度卻非常溫順且乖巧。對待同樣都是病人的父親與戀雪都相當溫柔,且能體諒這兩人的不適。在素流道場度過的三年期間不斷地鍛鍊自己,只為了守護現在重要的家人——慶藏與戀雪。
在聽聞慶藏與戀雪逝去的訊息後因震怒而徒手殺死隔壁劍道場內的67名門生。在遭遇無慘後因為對人世再無眷戀而放棄抵抗,最後變成了鬼。
變成鬼後雖然喪失了所有人類時期的記憶,但卻仍記得「想要變強」的直念,並以此一直活在世上。追求自身強大的同時也非常喜歡與強者戰鬥,在每次遭遇鬼殺隊的「柱」時都會邀請其成為鬼,但也無一例外地遭到了拒絕。相對於對強者的嚮往,猗窩座相當厭惡弱者,不論是取巧獲勝的傢伙或能力不足的人都被其視為弱者,並且會毫不留情的斬除。
除此之外也保持著過去耿直的一面而鮮少吃人類,幾乎是靠著自身的鍛鍊而爬上上弦的位置。同時也因為人類時期記憶的緣故而完全不殺害、食用女性,對於只針對女性且態度老是相當輕浮的童磨相當不滿。

經歷[]

幼年時期[]

出身在江戶時期的東京地區。一出生就長有尖牙,後來被取名為狛治。
從幼時就和得了重病的父親一起生活在貧民區,為了醫治父親而不斷靠偷竊換取金錢,再將金錢拿去買昂貴的藥品。長期在偷竊的日子中過活,狛治為了求生不得以的練出了一身強健的體魄,在奉行所接受了一百大板的刑罰後仍能保持清醒並與刑人對話,其異於常人的體魄和旁人眼中不知悔改的性格,被刑人冠上了「鬼之子」的稱呼,11歲時就因為屢次被抓而被刺上代表罪人的三條刺青。
在某次從奉行所離開並準備回家時,從鄰居口中聽說了自己父親上吊自殺的事情。看過父親的遺書後,狛治對這個世道感到絕望與不快,並將父親的死歸咎到凡事都靠著金錢的這個社會。[1]

青年時期[]

在江戶受到驅逐之刑後流浪到別處,並在當地與七名大人產生衝突,爾後遇上了上前常看情況的慶藏並被對方透過更高明的拳法打暈。清醒後已經被慶藏帶到素流道場中,並被賦予了照顧慶藏的女兒——戀雪的工作。
在那之後狛治便寄宿在素流道場的門下,成為了慶藏的首位門徒,同時也日夜照護著戀雪。在慶藏得知他的名字後曾評價其是非得要有個東西守護才行、宛如守護神社的狛犬一般的人。[2]過去曾經與戀雪約定過,等到她身體好一點後會背著她去看煙火,此話也成為戀雪對未來有所期望的開始。[3]
曾經發生過劍道場主人的兒子將戀雪擅自帶出去,但又在戀雪病發後將她獨自留在空地倉皇逃走的事,所幸狛治及時找到戀雪,才保住了她的性命。此事後慶藏非常憤怒,並以素流道場的名義和隔壁的劍道場舉行比試。全程的比試中慶藏都在旁等待上場,但當時16歲的狛治一人打倒了對方的九個人,雙方說好了以後兩個道場之間都不能有任何牽扯,但準備繼承劍道場的兒子卻因盛怒而拿起真刀往狛治、慶藏兩人的方向衝過去,卻被狛治以「劈鈴」的招式打敗。當時劍道場的主人被狛治乾淨俐落的技巧感動、因此允諾不會再干預素流道場的一切。[4]

狛治與戀雪的約定

在狛治遇到慶藏、戀雪兩人的三年後,18歲的狛治被慶藏找來談話,並被問到了是否有意願繼承道場的問題,同時還從慶藏口中聽聞了戀雪的心意。當時的狛治想起父親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夠重新來過的遺願。面對眼前給了自己正常生活的兩人、這才終於開始對未來的生活感到嚮往,他想像著能有一位平凡且愛著自己的妻子、以及一份平凡的工作,最終答應了慶藏的請求,同時接下與戀雪的婚事。
在那之後狛治與戀雪一同前去觀看幼時約定的煙火大會,並親自從她的口中得知她愛上自己的理由、以及戀雪親口說出的求婚。狛治當面答應了她,並且允諾自己會變得比誰都更強、一生守護她。

猗窩座的回憶

在婚事訂下時間後,狛治回到老家旁的墓園向父親告知這項喜事。但在傍晚回到道場後卻被鄰居告知了慶藏與戀雪的死訊,並得知了那兩人的死是因為劍道場的人在井裡投下了毒。知道真相後的狛治獨自前往劍道場,並徒手將道場內的67位門生殺死,所有屍體都呈現非常淒慘的模樣、幾乎面目全非。在那之後喪失了生存意義的狛治拖著沾染血的身子走在夜晚的街上,並遭遇了鬼舞辻無慘,曾經一度威脅無慘離開、並作出戰鬥的預備,但卻被身為鬼的無慘壓制並強迫注入了對方的血液。因為對世間毫無眷戀,狛治放棄了所有抵抗、被無慘變成了鬼。[5]

猗窩座[]

在變成鬼後,狛治更名為「猗窩座」,並且喪失了人類時期的所有記憶、只留下「想要變強」的執念。
縱算記憶缺失,但其性格及行事準則仍受到了過去經歷的影響。猗窩座鮮少吃人、幾乎是靠著鍛煉一路爬上了上弦之位,同時他也不殺、不吃女人。過去曾經身為上弦之貳,但在童磨發起的換位血戰中落敗,落於上弦之參的位置。

無限列車篇[]

在下弦之壹.魘夢落敗後,接受了無慘前去戰場。原先是為了尋找青色彼岸花,但因為距離與無限列車的位置近的緣故而被派去收拾殘餘的鬼殺隊劍士。
在抵達戰場後原先預計將倒地不起的炭治郎,但被杏壽郎以炎之呼吸的貳之型.上昇炎天斬斷手臂。在攻擊被阻止後,開始與杏壽郎的談話,並且邀請其成為鬼、共同追求武術的最高境界,但卻被對方馬上回絕。在被拒後猗窩座展開了血鬼術的術式.羅針,並開啟與杏壽郎的戰鬥。
在剛開始的交戰中,兩者的實力不相上下,但身為上弦鬼的猗窩座靠著自己極度頑強的再生能力,很快的將杏壽郎賦予其的傷害完全修復。兩人的鬥爭被在旁觀戰的伊之助評價成「與自己在不同次元之中」,上弦之鬼與柱的較量就連伊之助想要幫忙的餘地都沒有。戰鬥中,猗窩座仍不斷試圖遊說杏壽郎接受自己的提議,並說出自己因看著那些曾經擁有戰鬥才能的人類都因為衰老而逐漸變得弱小、而感到相當的難過,並以此為理由誓言會在今晚殺死仍然年輕且強大的杏壽郎。
在雙方經過幾次來回後,猗窩座的攻擊開始對杏壽郎的身體造成了傷害,先是劃破了他的額頭、重創其腹部內臟、然後靠著一拳造成杏壽郎的左眼失明,然而自己卻因為再生能力而幾乎毫髮無傷。在短暫的休息之中,猗窩座向杏壽郎展示了自己完好無損的軀體,並再次嘲笑了人類的弱小。然而杏壽郎靠著他不屈不撓的堅毅精神、宛如燃盡生命一般地使出炎之呼吸的奧義,玖之型.煉獄,而猗窩座在看到杏壽郎那強大的精神和鬥氣後感到異常興奮,並再次說出希望杏壽郎能變成鬼、與自己永遠戰鬥下去的邀約,隨後使出破壞殺.滅式向前應戰杏壽郎的全力一擊。在煉獄的攻擊下,猗窩座的上身幾乎要被挖除,但他也靠著那可怕的再生能力度過危機,在杏壽郎停止攻擊後僅剩下左肩幾乎要被斬斷,而自己揮出的拳頭則是貫穿了杏壽郎的胸膛。
在這樣毀滅性的攻擊之下,猗窩座確幸了杏壽郎命不久矣的事實,因此慌張的大喊著要他快點同意變成鬼的這個選項。然而對方卻仍然保持自己堅毅的心,並再次揮下高舉在空中的日輪刀、直直砍在猗窩座的脖子之上,而他為了反擊揮出修復的左拳想要一擊殺死杏壽郎,但又被對方擋下。同時因為即將日出的關係,猗窩座開始感到慌亂並決心逃跑,但雙手卻被杏壽郎緊緊限制住而無法脫身、彼此僵持不下。最終,猗窩座為了逃離陽光,選擇自斷雙手後逃離空地,並向森林的深處逃去。
在逃跑的途中,炭治郎追了過來並向其擲出自己的日輪刀,而猗窩座也因為自顧不暇而被刀刺穿胸口。邊奔跑邊回頭查看的猗窩座聽到了炭治郎的怒吼、並對於他說自己是膽小鬼的話語感到惱火。認為勝負已經揭曉的猗窩座憤怒地逃離陽光、並拋下樹林外的炭治郎等人,最終消失在黑暗中。

遊廓篇[]

在與杏壽郎的戰鬥結束後,猗窩座在某日夜晚拜訪了無慘其中一個化身的家中,並向其報告自己並未找到「青色彼岸花」,但同時也成功解決了一名柱。然而無慘卻對這樣的回報感到不以為然,甚至大為震怒,認為身為上弦的猗窩座居然會被不是柱的鬼殺隊隊士刺到一刀、還放跑了當時仍在現場的炭治郎、伊之助、和善逸三人。猗窩座被無慘釋出的震動傷到幾乎七孔流血,最終又在無慘的指示下離開宅邸。
離開宅邸後的猗窩座回到樹林之中,並將炭治郎的日輪刀扔擲到樹上。他回想起炭治郎的言論、想起自己成為他口中的膽小鬼、卑鄙之徒,還有最終成功守護到所有人性命的杏壽郎,不自覺的感到氣憤,並以徒手的力量一拳拳打到了日輪刀上面、將整把刀打成碎片,並發誓要讓炭治郎付出代價。
在上弦之陸.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猗窩座隨著其他上弦被召喚到無限城之中。因為看性格乖張的童磨不順眼,先後兩次直往童磨的臉上攻擊,直到被黑死牟制止、斬斷一隻手臂後才罷休,並發誓總有一天會打敗黑死牟。
在無慘下達完指令後猗窩座便一言不發地離席了。

無限城終戰篇[]

在炭治郎與義勇共同行動前往無慘的所在地時,猗窩座主動找上兩人,並打穿無限城的牆壁阻擋在兩人的面前。[6]
雙方展開交戰後,猗窩座先是認可了炭治郎的成長,並再次試圖遊說水柱的義勇變成鬼,同時詢問對方的姓名,但卻被其拒絕。在被拒絕後猗窩座也直接使用招式將其踢飛。
隨後,猗窩座開始與炭治郎的對話,並表示自己很慶幸杏壽郎能保持著強大又美麗的姿態在那晚死去。而這樣的言論卻反過來被炭治郎指責、認為猗窩座只是在污辱他自己口中的「強者」。[7]當猗窩座從炭治郎口中聽到了「強者應該要幫助、保護弱者。而弱者則要試著變強、再去幫助比自己更弱小的人。」的道理後,再次對炭治郎產生無法抗拒的厭惡感。那股厭惡感並非是因對「弱者」的不快,而是來自於他的人本身。猗窩座認為炭治郎的眼神、聲音、說話都像是一把銼刀一般,不斷地消去自己的五臟六腑,而厭惡感便由生而來。
在認知到自己厭惡炭治郎的理由後,猗窩座隱約聽到了已故恩人.慶藏過去對自己說過的:「大家過去都是生為嬰孩、受到幫助後才逐漸成長。不要和他人做比較,戰鬥的對象永遠都是你自己,重要的是比昨天的自己更強。只要能持續個年、二十年,你也會出人頭地。到時候就換你幫助別人。」
當時的猗窩座無法憶起說出這番話的人的身份,反而還下意識的往後方揮去、試圖攻擊背後的身影。在發現身後根本沒有任何人後,猗窩座感到憤怒、並再次向炭治郎展開攻擊。[8]他持續展開強烈的猛攻,還一度接住炭治郎的日輪刀、限制住他的行動。此時,義勇趕回戰場並救下了炭治郎,同時覺醒斑紋後與猗窩座纏鬥。在猗窩座與義勇戰鬥的期間,他透過「劈鈴」斬斷了義勇的日輪刀,並且揮拳朝其腹部攻擊,但卻被進入了「通透世界」的炭治郎切斷手臂。猗窩座察覺到炭治郎的變化,並且也因自身強烈的戰鬥本能認知到必須現在馬上殺死炭治郎,因而開啟自己的絕招——破壞殺.終式.青銀亂殘光打算解決對方。雖然招式成功重創了義勇,但卻被進入通透世界的炭治郎成功躲過,而猗窩座本人也失去了對炭治郎的感知能力,就連他站在自己身後也渾然不知。
在炭治郎主動表明自己的存在後,猗窩座仍嘗試反擊,但卻因對方沒有散發任何的鬥氣導致自己的羅針失效,隨即被對方以火之神神樂.斜陽轉身從正面斬首。[9]原先猗窩座還嘗試接起自己的頭部,但卻被義勇投擲出的斷刀打斷,首部逐漸崩裂。
在首部崩裂後,猗窩座靠著自己強烈的執念封住了身體頸部的斷面,身體也幾乎沒有受到斷首的影響,再次展開術式面對兩人。猗窩座與無慘依樣克服的頸部的弱點,並且仍然執著於「想要變強」的意念。他靠著強力的攻擊將炭治郎往牆面踢去,並間接導致其昏厥。猗窩座與重拾斷刀的義勇再次展開對峙,並在其因身體勞累而跪下身後馬上朝昏厥的炭治郎走去,要給其最後一擊。看著義勇為了保護炭治郎而再次站起的身影,猗窩座再次想起了慶藏過去對自己的教誨,並隨即向前邁步要殺死義勇。正當他現前邁去時,戀雪的亡魂出現,並輕輕拉住了他的手臂。[10]
面對戀雪的亡魂對自己的提問,猗窩座逐漸回憶起自己想要變強的執念、以及過去身為人類、身為「狛治」時的所有記憶。
他憶起了以命換取兒子未來的父親、賦予自己重生的慶藏、和過去發下誓言會守護一生的戀雪。在認知到自己死去後也無法和他重要的人們一同前往天國後,猗窩座宛如自暴自棄一般,繼續與義勇、炭治郎的搏鬥,頭部也逐漸再生回復。
在炭治郎從昏迷狀況中清醒、並向自己襲來的時候,前者因手中的日輪刀脫落而直接以拳頭打到了猗窩座的左臉。然而這一拳又使猗窩座回想起初遇慶藏之時,對方揮過來的、使自己脫胎換骨的拳頭。
猗窩座意識到自己厭惡弱者的最初的理由,並想起了不敢正面對決而選擇投毒的劍道場的人們,以及沒有遵守重要之人對自己的期許、用師傅的拳法殺人的自己。完全回復人類時期的理智的猗窩座想起了自己的一切經歷,並認知到自己最厭惡的弱者、最想殺死的弱者就是自暴自棄活到現在的自己。
在面對自己的一切經歷後,猗窩座在身體落下的前一刻對炭治郎露出了微笑,當作對他的歉意以及感激之意。隨即,他將原先應該拿來殺死義勇、炭治郎的招式全部打到了自己身上。猗窩座回想到炭治郎揮出的、斬下自己頭顱的那一擊,並深深表示敬佩,也坦承自己已經輸在這正大光明又美麗的招式之下。打算放棄戰鬥的猗窩座卻因為擁有鬼的體質,身上的傷口仍不斷再生,他拖著殘破不堪的身體一步一步朝著炭治郎等人的反方向前進,並站立在因戰鬥而斷垣殘壁的空間中。

狛治與戀雪

放下戰意的猗窩座看到了早已病逝的父親的身影。他關心著父親的身體,並詢問其是否還會感到痛苦,而父親也露出溫柔的笑容感謝兒子所有的關心。猗窩座在父親面前跪下身,在靈魂的空間中回復過去人類時期的模樣,並向父親道歉自己並沒有遵照他的遺願,重新開始、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接著,一雙大手輕輕放在狛治的頭上,慶藏也接著現身在他的身邊,並向他說出他不管變成什麼模樣,兒子就是兒子、弟子就是弟子,他永遠不會放棄狛治。感到自己仍被這些人愛著的狛治留下了淚水。
然而下一刻,慶藏的大手被替換成了鬼舞辻無慘。無慘用力的抓住他的頭髮,並提醒了他曾經發下要變強的誓言,還要他繼續起身、將獵鬼人剷除殆盡。在聽到這些話後,狛治又變回了猗窩座的樣貌,並幾乎要站起身繼續戰鬥。
在猗窩座再次站起身前的最後一刻,戀雪代替了無慘、站在他的面前。戀雪輕輕捧著猗窩座的臉,向其表達謝意。而在人性與鬼的頑強中進行掙扎的猗窩座最終選擇了戀雪,他的樣貌再次回復人類的樣子,並緊緊抱住曾經失去的戀雪。狛治一邊哭嚎著、一邊向戀雪道歉,哭喊著自己沒有守護到她、沒有在最重要的時刻陪伴她、也沒有遵守約定的事情。
放下一切心魔後,停留在無限城內的鬼的身驅終於開始逐漸崩壞。而最終,狛治也在戀雪的擁抱下被地獄的烈火燃燒、最終離開人世。[11]

能力設定[]

血鬼術[]

猗窩座將血鬼術冠上「破壞殺」之名,以能夠感應鬥氣的「破壞殺.羅針」為核心,再配合自身過去的體術能力衍生出一系列強大的體術技巧。
破壞殺主要被分為「空」、「亂」、「滅」、「腳」、「碎」、「終」六個術式。
受到人類時期記憶的影響,招式的名稱都來自於過去與戀雪一起看過的煙火,展開術式時的姿勢也和慶藏的素流拳法相同。
  • 破壞殺.羅針:
猗窩座血鬼術的核心。
能夠感知對手的鬥氣,並宛如羅盤一般控制自己的動作,藉此精準的命中目標或躲避攻擊。對手的鬥氣越強,羅盤的功能越強大;相反的若對手的弱氣不足、或者進入「通透世界」的模式,便會因無法偵測到鬥氣而喪失精準度。
展開羅針時的雪花圖紋源自戀雪過去配戴的髮飾。
  • 破壞殺.空式:
遠攻招式。在揮拳後藉由空氣震動給予在遠方的對手傷害。
  • 破壞殺.亂式』:
在極短時間內對同一處做出猛烈且快速的連續攻擊。
  • 破壞殺.滅式:
將力氣全專注於一拳之中揮出的打擊。攻擊軌道單一,但破壞力卻極度強勁。曾經用這一招化解杏壽郎的「煉獄」,並重創其身體。
  • 破壞殺.腳式 冠先割:
自下而上向身後猛地揚起一腳,瞄準對手頭部進行強力的踢擊。
  • 破壞殺.腳式 流閃群光:
以單腳向同一處快速進行數次猛烈踢擊,攻擊軌跡如同閃光向四處炸裂的模樣。
  • 破壞殺.腳式 飛遊星千輪:
將攻擊重心放在腳部,並透過身體扭動揮出軌跡迷離的踢擊、攻擊軌道如同遊走的流星。
  • 破壞殺.鬼芯公重芯:
以拳頭揮出八拳,並向著同一面做出大範圍攻擊。
  • 破壞殺.碎式 萬葉閃柳:
以拳頭攻擊地面後,藉由地面的震動向四方攻擊。其衝擊力足以讓地面如葉紋般碎裂。
  • 破壞殺.終式 青銀亂殘光:
猗窩座的絕技。召喚羅針後以自身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揮出上百次拳擊的散落攻擊。攻擊零散程度就連義勇的「凪」都無法全部擋下;但被進入通透世界的炭治郎躲開。

鬥氣[]

猗窩座在百年間與強者的戰鬥中,自行領悟到的一種能力,能夠透過細微的鬥氣變化預測出對手的攻擊位置、力道、範圍等,並針對其作出防禦或閃避。其血鬼術,破壞殺.羅針便是建立在鬥氣之上運作,透過偵測達到更精準的身體動作。
雖然自身的鬥氣相當強大,但卻仍未能達到能夠自由隱藏鬥氣的「通透世界」這一領域。面對達到通透世界的對手時也會因為血鬼術的羅針無法偵測而喪失作用。

體術[]

  • 素流拳法:慶藏授予其的體術技巧,人類時期曾因震怒而用這套拳法徒手殺死67名劍道場的門生。變成鬼後,除了使用血鬼術的時間之外也都靠著素流拳法在與獵鬼人格鬥。
  • 劈鈴:靠拳頭從側面攻擊刀身、並將刀擊碎的技巧。在素流道場與劍道場的比試中,靠著劈鈴一招化解劍道場兒子的攻擊。在與義勇的對戰中也有使用到。

參考資料[]

附錄[]

  • 比起鬼更喜歡和人類相處。也因如此在與柱對戰時更顯得話多。
  • 據猗窩座自己敘述,在無限城與義勇對戰前曾經遇過另一名水柱,而當時已是50多年前。
  • 在公式書中補全了猗窩座的身高、體重等資訊。
  • 對於無慘幾乎沒有任何感覺,只是把他當成下命令的人、跟隨的人而已,完全沒有尊重、畏懼、或是憎惡的想法。
  • 不論鬼殺隊士或者一般人,猗窩座絕對不殺女性、無論如何都下不了手。雖然因為這樣的行為會受到無慘的言語埋怨或苛責,但姑且算是被容許著。
  • 能夠與比自己低等的鬼進行腦內的對話和共享視覺。也因此相當快就抵達無限列車的戰場。
  • 唯一一次主動和無慘對談的契機是要無慘取消自己跟童磨的腦內通話能力。
  • 曾經向黑死牟發起換位血戰,但卻以戰敗收場。戰敗後因為黑死牟欣賞猗窩座的實力而沒有選擇將他殺害後吃下,而是讓他繼續作為上弦之貳聽從無慘的指揮。
  • 算是無慘最欣賞的上弦鬼,因為個性認真、忠誠也聽話。
  • 在第一回人氣選舉中,以6票獲得第54名。
  • 在第二回人氣選舉中,以1982票獲得第17名。

導覽[]

  1. 漫畫第154話。
  2. 漫畫第154話。
  3. 漫畫第155話。
  4. 漫畫第18卷附錄。
  5. 漫畫第155話。
  6. 漫畫第146話。
  7. 漫畫第148話。
  8. 漫畫第149話。
  9. 漫畫第152話。
  10. 漫畫第153話。
  11. 漫畫第156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