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你還是那副窮酸樣嘛,好久不見善逸
── 獪岳

十二鬼月中的新任上弦之陸,雷之鬼,墮姬妓夫太郎的繼任者。曾經是我妻善逸的師兄,雷之呼吸的傳人之一,漫畫中第一次登場的上弦




外貌[]

人類時期[]

身為人時:黑髮青目,粗眉毛,戴著勾玉掛墜與手鐲的少年。因為幼時經歷變得自私自利,為了活下去不惜喝泥水。


身為鬼時:長出了獠牙,耳朵變尖,外觀慘白,臉上有黑色虎紋。性格更加劣化,完全的利己主義:即認同自己,讚揚自己即是正義,相反即為惡。 [1]

個性[]

經歷[]


少年時期[]

獪岳自幼便是無家可歸的孤兒,靠飲泥水度日,以偷竊維生。後來,獪岳逐漸在這樣的生活中養成了自私自利、只為自己考慮的性格,而且認為不論過程如何,只要還活著就一定能改變現狀。 [2] 後來,獪岳被悲鳴嶼行冥帶回了寺內撫養。在和行冥以及其他孤兒相處時,獪岳也暫時表現出了一般孩子應有的樣子,但是這種生活並未持續太久。某日,獪岳因偷了錢而被其他孩子背著行冥趕出了寺院。當天夜裡,獪岳在山上遇到了鬼。為了保住性命並且報復其他孩子,他不惜潛入寺廟,熄滅了行冥點在寺內的藤花香爐,將鬼引入了寺廟,而自己則趁機逃跑。

最後,寺內的孩子除了4歲的沙代以外無一倖免,而行冥則為了保護沙代而與鬼捨命搏鬥,直到天亮才將其消滅。但最終,因為沙代對情況的誤解,行冥也含冤入獄。 [4]

修行時期[]

逃離寺院後,獪岳因得知了鬼的存在,便決定成為獵鬼人,使自己變強。之後,獪岳前往了桃山,拜鬼殺隊原鳴柱桑島慈悟郎為師,並和師弟我妻善逸共同學習雷之呼吸。

桃山修行

儘管獪岳因為聰慧而得到了師傅的認可,並令善逸也將自己視作學習的榜樣,但是獪岳卻始終學不會一之型·霹靂一閃,因此對不但軟弱而且只會一之型的善逸既鄙視又嫉妒。於是,獪岳開始經常欺負善逸,並屢次要求其離開。 [3]

鬼殺隊時期[]

加入鬼殺隊後,由於為人狂妄自大、好大喜功,但卻連作為

求饒 雷之呼吸基礎的一之型都不會使用,因而被同期的夥伴們鄙視並嘲笑。後來,獪岳得知善逸曾因為自己被嘲笑而對上級動粗,然而非但沒有改變自己對善逸的態度,反倒認為善逸這麼做不過是給自己添麻煩罷了,因此還對善逸惡言相向。 後來,獪岳在一次執行任務時遭遇了上弦之壹·黑死牟。結果,除了獪岳以外的劍士全部被對方輕易擊殺。在領教到上弦之鬼的強大後,獪岳為保住性命而不斷向對方求饒。黑死牟本打算將其一併殺死,但因為看到獪岳像過去的自己一樣在追求變強,於是便半強迫式地給予了其自己的血液。

之後,獪岳在變為鬼之後迅速地提高了實力,並得到了鬼舞辻無慘的認可,最終替補已經被消滅的墮姬與妓夫太郎成為了新任的上弦之六。但與此同時,由於自己成為了食人鬼,導致負責培育自己的師傅桑島慈悟郎為此被迫切腹謝罪。 [2]

無限城篇[]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獪岳負責阻攔被鳴女的血鬼術吞入城中的劍士,此時鬼化了的他已經完全失去人性。之後,獪岳意外地遭遇了前來討伐自己的善逸。 [1] 惡鬼在看到善逸之後,獪岳便開始如往常一般地侮辱善逸。在得知師傅因為自己變成鬼而切腹自儘後,獪岳對此完全不以為意,同時向善逸叫囂:「自己才不會去管看不上自己的人,想要自己道歉或者悔過都是癡心妄想!」相反,自己無論何時都只會追隨能夠「正確」認同自己的人;對他而言,想讓自己和看不起的善逸一同繼承流派的師傅死的那是越慘越好。

聽到獪岳這番話後,感到無比憤怒的善逸認定自己必須要同獪岳徹底做個了斷。隨後,善逸反過來出言譏諷獪岳,聲稱「如果自己是個只會使用一之型的「廢物」,那獪岳就是個連一之型都學不會的「垃圾」!」

聽到善逸如此侮辱自己的獪岳瞬間就失去了理智,並使出了四之型·遠雷意圖打倒善逸。但自己的攻擊不但被善逸輕易躲開,自己還被對方在連呼吸法都沒動用的情況下砍中了脖子,這令獪岳感到十分震驚。

回過神來,憤怒湧上心頭的獪岳隨即又朝善逸叫嚷到:在自己眼裡他和師傅都是一樣的「垃圾」!

隨後,獪岳接連對善逸使出了二之型·稻魂、三之型·聚蚊成雷、五之型·熱界雷、六之型·電轟雷轟等雷之呼吸劍技,同時還不斷地自誇變為鬼之後的強大。然而,善逸雖然受到了重創,但也最終下定了決心要和獪岳分道揚鑣。在最後一次稱獪岳為「師兄」之後,善逸在空中翻轉了身體,使出了自創的七之型·火雷神,以連鬼之眼都察覺不到的速度以及驚人的破壞力,一擊將獪岳斬首。

在從空中落下時,身首異處的獪岳因為被自己從沒見過的招式打敗,便因此認定師傅肯定是偏袒善逸,沒有教授自己這招。但善逸卻漠然地表示,這招七之型是自己獨創的劍法,並非師傅所授。

得知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善逸竟然能夠自己創造出新的劍技,獪岳開始抓狂。但同時,獪岳還是幸災樂禍地認為同樣已經力竭的善逸只能從高空墜下,最終和被斬首的自己一同死去。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愈史郎及時出現並救下了已經昏迷的善逸。接著,愈史郎便轉身嘲笑起了只剩一顆頭顱的獪岳:「不知給予終得不到施予,任憑慾望膨脹最終必定一無所有,只能獨自死去真是淒慘。」

最終,陷入了茫然的獪岳獨自一人,孤獨地消失了。 [5]

你知道嗎[]

獪岳即使變成鬼,也沒有忘記人類時的記憶。

參考資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