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貳,原上弦之陸,冰之鬼,萬世極樂教教主。經常露出無害的微笑,沒有人類的感情。

外貌[]

白橡的髮色,七彩的眼眸。頭上如同潑了血一般,時常面露無憂無慮的微笑,話語沉穩而柔和。

為了防止被發現,努力將萬世極樂教教眾的數量維持在250人左右。

個性[]

身為人類時:童磨無法理解人類的情感,他從小既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也沒有正常人的喜怒哀樂,更無法理解所謂的愛恨情仇。與其他在變為鬼後才導致性格扭曲的人不同,童磨在身為人的時候由於自幼便被無數大人當成傾訴痛苦的對象,他最終形成了認為「死對於人類來說就是救贖」的異樣價值觀。

身為鬼時:特別喜愛食用年輕女子,並且把吞噬視為「救贖」,自稱那些被吃掉的人將和自己一起永生。認為能夠孕育胎兒的女性擁有比男性更充足的養分,無法理解猗窩座不食女子的行為。不相信神的存在。有著天真、愛玩的一面,會在戰鬥中故意不盡全力,一方面是為了收集呼吸法的情報,一方面是為了戲耍對手或者估測對手實力。

經歷[]


童年時期[]

扭曲 童磨天生便擁有著七彩虹眸,以及白橡一般無垢的髮色。他那迷信的父母因此將他視為「神之子」,並且認為他一定能夠聽的到「神的聲音」。然而,童磨自己事實上從來沒有聽到過所謂的「神的聲音」。雖然覺得很可笑,但出於對自己那愚昧的父母的憐憫,幼小的童磨便抱著玩樂的態度,配合著父母的言辭行動,將自己裝成似乎真的是「神之子」。後來,他的父母創立了萬世極樂教,並由童磨擔任教主,以「神之子」的噱頭來招攬教徒。 成為教主之後,剛開始童磨還會為那些來找他傾訴的大人而傷腦筋,並且也不能理解一群大人為什麼要找一個孩子傾訴痛苦。但是,隨著向童磨傾訴、尋求解脫的教徒越來越多,童磨也逐漸理解了世道的荒唐可笑,以及人類的脆弱無力,同時也開始覺得前來訴苦的教徒都十分愚蠢。最終,童磨逐漸開始將「讓人類從世界解脫前往極樂」視為了自己的使命。

某日,母親因發現父親出軌、瞞著自和一些女教徒偷情而大發雷霆。最終,為此發了瘋的母親用刀狠狠地刺死了父親,隨即自己也跟著服毒自盡,當時年幼的童磨就這樣目睹了一切。面對這樣巨大的變故,沒有人類感情的童磨的內心並沒有覺得寂寞抑或是難過,只是想著這地方味道很難聞,想人來趕緊來清理一下。

青年時期[]

在20歲的時候,童磨意外地與鬼舞辻無慘邂逅。之後,童磨因自己毫無人性的性格而被其相中,並被其授予了鬼之血,成為了鬼。

從此,童磨在維持著萬世極樂教的同時,開始了以「救贖」為名的吃人之旅,並且單方面地認為被自己吃掉的人將同自己一起永生。

不過,童磨自己雖然缺乏人類的情感,但還是一直憧憬著真正的情感。於是,童磨刻意地將自己扮演成了自己理想中的那個「富有人情味」的自己。

一百一十三年前[]

百餘年前,童磨當時還是上弦之陸。有一次,在吉原花街行動時,意外地遇到了妓夫太郎和他瀕死的妹妹梅(墮姬)。出於一時興起,童磨便將自己的血分給了這對兄妹,將二人變為了鬼。後來,當自己在換位血戰中擊敗了原上弦之貳猗窩座並晉升為新上弦之貳後,二人接替自己成為了上弦之陸。

正篇數年前[]

十五年前,童磨將離家出走的嘴平琴葉和其子嘴平伊之助收為了教徒。

在與其相處的過程中,童磨覺得面容姣好、唱歌好聽、蕙質蘭心的琴葉待在身邊時會感到心情舒暢,所以不打算吃她,打算把琴葉留到身邊直到她壽終正寢。

但在某一天,童磨被琴葉在自己吃人的現場撞見。在向其解釋無果後,童磨將逃到了懸崖邊的琴葉殺死併吞噬。在臨死前,琴葉將伊之助丟下了懸崖,讓其沿河漂流,最後伊之助因僥倖被一頭母野豬收養而保住了性命。

數年前,童磨殺死了鬼殺隊的花柱·蝴蝶香奈惠,但因臨近天亮而未能將其吸收。在此之後,童磨被其妹妹蟲柱·蝴蝶忍視為了生死仇敵。

吉原篇[]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童磨與其他四名上弦一同被無慘召集到了無限城。

在會議上,童磨與上弦之叄·猗窩座搭話卻毫無自覺的連戳其痛腳,導致其因看自己不順眼而先後兩次削掉了自己的腦袋,直到上弦之壹·黑死牟出面調解後方才罷手。

在聚首結束後,猗窩座和黑死牟率先主動離開,半天狗和玉壺則因接受了無慘的命令去執行任務而被傳送到了鍛刀人之村,而童磨則被鳴女傳送回了自己的教團。

無限城篇[]

無限城決戰開始後,童磨接受了無慘的命令,在蓮花池中迎接鬼殺隊隊員。

正在食人時,童磨遭遇了前來復仇的蟲柱·蝴蝶忍,如同每度被撞破食人現場會做的一樣,童磨向震怒的忍解釋其食人行為是在貫徹極樂教義— —救人。這番解釋,自然無一例外不會得到理解,反而火上澆油。雖然忍試圖將童磨手中的女性救下,但童磨還是將其殺害。隨後,童磨在忍的質問下,想起了身著同樣蝴蝶羽織的花柱,看出了眼前怒火中燒的鬼殺隊成員就是被自己所殺的香奈惠的妹妹。接著,童磨便開始輕描淡寫地提及香奈惠,並表示自己沒能吃掉她真的很可惜。話還沒說完,已經怒火中燒的忍便使用蜂牙之舞·真曳刺穿了童磨的眼睛。

雖然輕鬆接下了忍的刺擊,但童磨還是被忍通過劍尖注入了毒素。不過,因為早就從無慘處得知了有關眾柱的情報,所以童磨為此早有準備。因此,即便被注入了毒素,童磨也迅速幾乎將其全部分解。

緊接著,童磨就開始使用對扇配合著血鬼術對忍發起了猛攻。一番交手後,童磨不但使用冰晶凍壞了對方的肺部,還用對扇將其砍成了重傷。在忍身受重傷而倒地不起時,童磨向其表示:你已經沒救了,不必再進行無謂的掙扎了。

然而,忍隨後便頑強地站了起來,毫無人性的童磨對此感到驚愕。就在童磨發楞的時候,忍承受著劇痛,發動了蜈蚣之舞·百足蛇腹,在童磨無法捕捉到自己的身影后,用盡全力刺穿了童磨的咽喉,將毒素全部注入其脖頸內。

然而,早在前一次被刺穿時就已經獲得了對毒素抗性的童磨,輕鬆地就將忍注入的毒素盡數分解了。此時,力竭的忍已經無法反抗,而被忍那頑強的抵抗所「感動」的童磨,隨即便死死抱住了忍,一邊流著淚嘴上說著對她的勇氣和覺悟的欽佩一邊繼續收緊懷抱,開始將被勒斷筋骨的忍吸收進自己的體內。

就在這時,栗花落香奈乎趕到了現場並看見了這一幕。忍做出手勢提醒香奈乎注意不要吸入童磨的血鬼術,童磨注意到了忍的手勢,將其殘忍的殺害。隨即,憤怒的香奈乎便向童磨發起攻擊,但是,童磨不但輕易地避開了香奈乎的攻擊,同時還將忍完全吸收進了自己的體內。

與此同時,童磨察覺到了猗窩座的氣息的消失。於是,儘管自己實際上只對猗窩座突破了限界感興趣,但童磨還是刻意在香奈乎面前,裝出了一副為猗窩座的死而難過的樣子。但是,在過去香奈惠對上弦二本質的提示下,香奈乎很快便看穿了童磨只是在偽裝有感情在撒謊的事實。於是,香奈乎隨即便指出童磨既沒有情感、慾望,也沒有追求和在乎的東西:「你並沒有感到絲毫的悲傷吧?因為你什麼都感覺不到吧?在這世上出生的人類,理所當然感受得到的喜悅、悲哀和憤怒,以及令人顫抖的感動,你都無法理解吧?但你非常聰明,撒謊掩飾,為了不暴露自己毫無波瀾的內心,佯作歡顏,假充悲痛。對你來說,不管是開心快樂的感情,還是痛苦難過的心緒,其實都空空如也一片虛無。」,香奈乎直截了當地嘲笑童磨道:「你,究竟是為了什麼來到這世上?」

由於自己的本質被看穿,自己的人生信條還被其批判得體無完膚,童磨因此覺得再沒有必要演下去,並露出了毫無波瀾的表情。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這才是他一直隱藏著的真正面目。隨後,童磨開始對香奈乎發起了攻擊,但卻被香奈乎輕鬆化解,甚至還反過來被其劃開了內臟。隨即,童磨便察覺到香奈乎應當比忍還強,並意識到自己得稍微認真對待了。於是,童磨便立即完成了再生,緊接著就以目不可及的高速移動閃到了香奈乎身邊,並直接奪走了她的日輪刀。

童磨的話激怒伊之助和香奈乎 然而,就在童磨準備殺死香奈乎之際,追隨著鎹鴉而來的嘴平伊之助卻打破牆壁亂入了戰場。一開始,當看到面前的伊之助那身頂著野豬頭套的奇怪打扮時,童磨僅僅只覺得這孩子很奇怪。但隨即,伊之助就因為從香奈乎口中得知了忍的死訊而無比憤怒,便開始對童磨發起了猛攻。童磨笑著向伊之助和香奈乎解釋道,忍並沒有死而且會永遠活在他的體內,和過去他所吞食的所有人一樣得到了救贖:「我吞食的所有人,無一例外都被拯救了。既不會痛苦,也不會難過,化為我身體的一部分很幸福哦。」。雖然擋住了伊之助的進攻,但童磨卻在自己沒有註意到的情況下,被伊之助奪去了自己先前搶來的香奈乎的日輪刀。為了回敬伊之助,童磨緊接著也搶走了伊之助的頭套並仔細研究了一番,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之處。與此同時,在看到伊之助的真實容貌後,童磨感覺到有些熟悉,在思索無果後,將手指插入太陽穴翻攪,終於回憶起了眼前這個奇怪的少年正是十五年前那個被自己吃掉的琴葉的兒子。隨後,童磨便開始向伊之助講述他已逝的母親琴葉的經歷,伊之助這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在伊之助聽到童磨說「琴葉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哦!」,並接著笑道「琴葉真是命途多舛啊,她有過幸福的時刻嗎?簡直是毫無意義的人生」後,伊之助被徹底激怒了,和香奈乎一起向他發起了猛攻。 [5] 不過,童磨很輕鬆地接下了兩人的眾多招式,並開始覺得同這二人戰鬥太浪費時間。於是,童磨連續製造出了數個「結晶之禦子」並留下一個和二人戰鬥,自己則準備離開戰場。

但就在起身準備離開蓮花池之際,忍注入童磨體內的70倍(單行本中變更為:700倍)致死量的藤花毒素終於逐漸在其體內發作。緊接著,童磨的身體就開始融化,因而實力大減,結晶之禦子也因本體被重創而全部崩潰消失。隨後,香奈乎和伊之助便朝童磨衝去,準備將其斬殺。

就在此時,童磨為了給自己分解毒素爭取時間,因而在身陷絕境之際臨時製造了霧冰·睡蓮菩薩,試圖阻止二人。但是,由於自己身體融化、實力銳減,加上是倉促製作出來的劣質品,因而並沒能擋住香奈乎和伊之助。

接著,香奈乎發動了花之呼吸的奧義「終之型·彼岸朱眼」,繞過了冰菩薩,徑直砍在了童磨的脖子上。與此同時,伊之助也將自己的兩把刀投出,砸在了香奈乎的刀上,為她的刀疊加了力量。最終,童磨被二人成功聯手斬殺。

關係[]

能力[]


武器[]

鐵扇

金色鐵扇,扇面刻有蓮華紋。 [3]

扇緣如刀刃般鋒利,揮動時還會撒落附有童磨血鬼術毒的冰晶。 [2]

對扇

血鬼術[]

童磨的血帶有劇毒,通過將自己的血液凍結並製成冰晶粉末,進而通過扇子進行散播。冰晶在被對手吸入肺部之後,能夠令其呼吸困難,進而使得其肺泡壞死。 [2]

血鬼術·蓮葉冰

揮舞對扇,揮灑出蓮花狀的冰晶。冰蓮散發出的凍氣接觸到對手後,便能令外觀凍結,進而令其肺部的空氣凍結,撕裂其肺部。 [3]

血鬼術·蔓蓮華

製造出數條纏有冰蓮花的冰藤蔓,束縛對手。 [4]

血鬼術·散蓮華

揮舞對扇,揮灑出大量細碎的冰花,每朵花瓣都如同刀刃般鋒利。 [4]

血鬼術·枯園垂雪

揮動對扇,夾雜著冰霜的九連擊。

曾用這招化解了栗花落香奈乎的「花之呼吸·五之型無果芍藥」。 [4]

血鬼術·凍雲

揮舞對扇,在一瞬間散布大量冰晶,就如同雲靄一般。 [4]

血鬼術·寒烈之白姬

製造出兩朵少女形態的巨型冰蓮。

白姬還會從口中吹出凍氣來進行廣範圍攻擊,一瞬間便能凍結整個蓮花池的水面。 [4]

血鬼術·玄冬冰柱

在對手頭頂製造出許多尖銳的冰柱,從半空中墜落。 [4]

血鬼術·結晶之禦子

製造出能獨立作戰的冰人偶,外形即為童磨自己的模樣。

人偶體積雖小但戰鬥力不俗,甚至能使出和本尊相同強度的血鬼術,僅僅一個冰人偶就讓香奈乎和伊之助陷入苦戰。

能連續製造出5個冰人偶。

血鬼術·霧冰·睡蓮菩薩

童磨的絕技。製造出一個無比巨大的冰人,外形就如同雙手合十打坐著的菩薩一般。光是揮揮手就有巨大的威力,同時還能釋放出大面積的劇毒冰霧。但由於是在本尊瀕死的情況下為了保命而倉促製作的,因此動作不夠靈敏。

你知道嗎[]

導覽[]

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