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你快死吧, 下三濫
── 胡蝶忍[1]
我曾深信幸福的道路會永遠持續下去,直到被破壞了才知曉,這份幸福如履薄冰
── 胡蝶忍[2]
富岡先生, 你就是這樣才會被大家討厭
── 胡蝶忍[3]


胡蝶忍 ( () (ちょう) しのぶ Kochō Shinobu?)鬼殺隊的蟲 ( (むし) (ばしら) Mushi Bashira?)

別名[]

忍姐姐、里希鷺(念法)、腹黑忍姐姐。

外貌[]

黑髮紫瞳,髮梢紫色,頭髮長及鎖骨,平時梳著夜會捲髮型。[1] 戴深紫色邊緣的薄荷色蝴蝶髮夾。鬼殺隊制服外披著薄荷綠漸層粉色蝶翅紋圖案的羽織,是已故的姐姐蝴蝶香奈惠的遺物。

個性[]

年少時留著短留海,嚴肅認真,不苟言笑,比現在更為好勝和易怒。因為力氣不足以砍斷鬼的脖子而感到自卑,即使後來擁有柱的實力,卻始終無法擺脫那個想法。[1] 雖然不被本人所承認,但實際上有著相當天然的性格。在為香奈乎所準備的後補名字中,甚至可見諸如雀(鳥)、繁縷(植物)、梭子魚(魚)、飛魚子(魚卵)等具有獨特個性的名字。忍將飼養著的金魚起名為河豚(原意似乎是為了祈禱它能夠健康順利地成長)。[3]

穿著保守,不喜歡暴露的服飾。擅長教導和培育後輩。[4] 在姐姐蝴蝶香奈惠死後,努力變得像姐姐生前一樣溫和。但即使臉上時常帶著微笑,卻也一直壓抑著對於鬼的憤怒。[5]

與戀柱·甘露寺蜜璃趣味相投,時常會向其請教新潮料理的食譜。[1] 曾被甘露寺徵求過戀愛上的建議,但因兩人都是戀愛白痴,書信的內容也變得奇怪了起來, 害小編以為她是台大醫學系出來的。(忍的建議中涵蓋了大腦的反應、心跳、血壓等……變得如同研究論文一般[來源請求])。忍無論處於什麼情況,臉上總是微笑。但她有時候會取笑他人,尤其是喜歡取笑富岡義勇,説富岡義勇被人討厭。

儘管臉上看來和善,要和和平相處,但還是對鬼很殘酷的,比如在她殺死蜘蛛鬼姐姐,並毫不猶豫地追殺竈門禰豆子。後來知道竈門炭治郎和他妹妹的故事後,對他們表示同情。

由於年輕時失去了胡蝶香奈惠,還有所有的繼子蝶屋學徒跟家人而對鬼懷有強烈的仇恨。炭治郎進行交談時她提到內心滿懷仇恨及憤怒。

童磨的戰鬥中,她的身體比同行的柱差。

胡蝶香奈惠死後,開始表現得像姐姐,抑制憤怒而表現出微笑。但還是有點脾氣,以致伊之助可察覺。

經歷[]

早年[]

因為父母被鬼所殺害,和姐姐胡蝶香奈惠一起為悲鳴嶼行冥所救。

悲鳴嶼行冥勸她們像普通女孩子一樣度過餘生,但二人執意加入鬼殺隊。姐姐胡蝶香奈惠生前是鬼殺隊柱之一的花柱。

小說《單翅之蝶》中提到,與香奈惠寄住在岩柱家,為了讓對小孩失去信心的岩柱認同,也花了許多時間。

某日從橋上經過時,和香奈惠一同從人販子手中救下栗花落香奈乎,將其帶回當做普通的孩子撫養。

在此期前也不斷送走戰死的繼子們。之後姐姐遭遇上弦之二·童磨而戰死,忍下定決心為姐姐復仇(忍身上的羽織是姐姐香奈惠的遺物),並收起過去的性格,在一定程度上模仿姐姐而開始以微笑示人。年僅14歲就一肩扛下了蝶屋敷的管理。

另一方面,忍也繼承了姐姐「與鬼友好相處」的遺願,然而本人其實因鬼大多不會聽她說的所以心中對鬼充滿憎惡,對此一度失望甚至絕望過,直到她遇見了禰豆子和炭治郎。

富岡義勇外傳 私下活動時,在店裡聽說了關於當地熊吃人的傳聞,並碰到了執行任務的富岡義勇。在對方因為不善言辭而差點被當成殺害炭治郎一家的兇手綁到警署的時候為他解了圍,並協助他完成了任務。

那田蜘蛛山篇 首次登場,受主公的命令與水柱富岡義勇一同前往那田蜘蛛山殺鬼。跟隨我妻善逸的麻雀啾太郎發現了善逸和被蜘蛛化的隊員,利用藥物救下了善逸他們並指揮鬼殺隊隱部做後續處理。後在山中尋鬼的時候偶遇潰敗逃亡的蜘蛛鬼姐姐,識破對方的謊言後用蝶之舞·戲弄將其毒殺,救出了被困在繭玉裡的村田。

在下弦之五·累被消滅後,意圖殺死身為鬼的竈門禰豆子,但被義勇攔下了。由於富岡義勇阻止自己殺鬼甚至差點殺(陰)死富岡義勇,二人打鬥其實根本沒打起來之際被鎹鴉中斷,隨後返回鬼殺隊本部,與其他八柱一起對竈門炭治郎和竈門禰豆子進行審判。

柱眾審判篇 在審判中詢問炭治郎為何要帶著鬼的原因,並表示同情,對被押住的炭治郎有所關照,並在柱眾會議結束後將他送往蝶屋敷治療。在炭治郎一行人痊癒後,托蝶屋敷的手下為他們進行身體機能恢復訓練。

訓練快結束的某個夜晚,來到屋頂看望修行中的炭治郎。被炭治郎戳破深藏於心的憤怒,然後忍把自己未能實現的、與鬼友好相處的夢想託付給了炭治郎,這裡大概有遺願的意思。

炭治郎在身體機能恢復訓練完成後,向自己打探有關火之神神樂的訊息,但不清楚火之神神樂的她建議炭治郎向炎柱煉獄杏壽郎求解。

無限列車篇 與戀柱甘露寺蜜璃從鎹鴉口中得知炎柱煉獄杏壽郎戰死的訊息後,心情十分沉重。

無限城篇 忍曾在香奈惠死前,從她那裡得知童磨喜歡吃年輕女性,於是打算以身作餌,毒死童磨。在珠世的幫助下,食用了一年藤花毒素,完成了身體改造。在此期間,忍協助珠世一起研發出了將鬼變成人的藥。在臨近決戰之時,忍將自己的計畫告知香奈乎,如果自己遇上童磨會以身為餌,自己體內的37公斤毒素足以弱化童磨,讓她在童磨毒發作後去拿人頭。之前研發的變鬼成人藥除了用在無慘和禰豆子身上的份,還有剩餘。為了以防萬一,胡蝶將剩下的藥也一併託付給了香奈乎。

落入無限城之後不久就在蓮花池遭遇童磨,一開始她試過正面作戰,但力量不夠不能造成致命傷,下的毒也很快被童磨分解,此時的她因受攻擊而導致氣胸。一番纏鬥之後傷情嚴重最終戰敗,被童磨吞噬,悲傷地計畫通。臨死之際,對趕來支援香奈乎留下手勢,暗示其不要吸入冰晶中的血鬼術。後面香奈乎和新的援軍伊之助成功撐到毒發,毒素令童磨的身體溶解崩潰,血鬼術也因此解除。童磨掙扎了一下,然而還是不敵開大的香奈乎和伊之助,被削了腦袋。自身的髮飾由香奈乎繼承。

死後胡蝶忍的靈魂和童磨的靈魂再度碰面,被童磨告白後,面帶微笑嘲諷童磨「你還是獨自下地獄吧,下三濫」後,自己的靈魂如願和雙親及香奈惠的靈魂重逢。

最終決戰,炭治郎被無慘變成了鬼王,眾人不敵。香奈乎想起之前忍留下來的藥,將之刺入炭治郎的身體。由此,炭治郎成功地恢復了意識。

出現於變成鬼王的炭治郎的幻境之中,在幻境的海洋與其他死去的人們一起用手托起炭治郎,幫助他脫離無慘。

結局篇[]

無慘死去多年後,時間點轉移至現代東京,忍和香奈惠轉生為現代鶺鴒女子學校的高中生,和我妻善逸的後代我妻善照擦身而過。

關係[]

姐姐:胡蝶香奈惠

繼子:栗花落香奈乎

鍛刀人:鐵地河原鐵珍

好友:甘露寺蜜璃

救命恩人:悲鳴嶼行冥

吃她的鬼:童磨

仇人:童磨

喜歡她的人:

  • 已告白:童磨(被狠狠拒絕了)

能力[]

蟲之呼吸

你知道嗎[]

  • 忍原本拿到的鬼殺隊制服是設計成胸部區域的中心敞開,類似於甘露寺蜜璃的外套,但忍不喜歡,因此她將原本的制服燒在了。並要求前田正夫把它改成全扣式的製服。
  • 香奈乎還教忍做西餐。
  • 父母從事藥物工作,忍在藥物有專攻。
  • 忍體內的紫藤毒物含量是殺死一般鬼的70倍,但後來被作者改為700倍。
  • 忍的劍是由鍛造村長鐵地河原鐵珍設計和製造的。
  • 珠世之間的合作研究期間有些緊張。對愈史郎感到不信任,因為是鬼,而愈史郎希望因此殺死忍。[來源請求]

參考資料[]

  1. 這是胡蝶忍的亡靈對童磨的亡靈說的話。
  2. 這是胡蝶忍在死前說的話
  3. 這是胡蝶忍的口頭禪

導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