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 Wiki
Advertisement
鬼滅之刃 Wiki





黑死牟十二鬼月中最強的上弦之壹,最強上弦繼國緣壹的哥哥。

外貌[]

十二鬼月中最強的上弦。外型為留著黑紫色長鬢髮高馬尾、身著紫色蛇紋和服黑色馬乘袴的六目戰國劍士變成鬼後擁有6顆眼睛。其左額與右下巴至脖頸處分別有著和日之呼吸使用者繼國緣一同樣的紅色斑紋,(比繼國緣一多出脖頸處的火焰斑紋)

還是人類時名為繼國巖勝,是戰國時期的武士家族繼國家的長子,繼國緣壹雙胞胎哥哥。

霞柱時透無一郎有一郎的先人。據黑死牟自己所言,時透一族的祖先便是自己留在繼國家的孩子。

性格[]

身為人類時,為繼國家雙胞胎長子,有著很強的自尊心和責任感,順守綱常,性格死板細心多慮。原本被父親賦予厚望培養,渴望成為一名強大的武士(「兄長的夢想是這個國家第一的武士嗎?」是黑死牟走馬燈繼國緣一幼年時的發問,漫畫並沒有作答,而是對繼國緣一會說話並不是聾啞兒表示震驚。);在知曉弟弟那無與倫比的天資與才能,並且偷看母親的日記中描寫緣一是神一樣優秀的孩子後便產生了強大的嫉妒心(「從此之後我打心底厭惡這個名為'緣一'的天才」,177話最後一格。);在父親的意願下娶妻生子繼承家族;為了追逐弟弟拋家棄子加入鬼殺隊;在加入鬼殺隊後,為了超越弟弟而在不斷地磨練自己的技藝,同時目睹斑紋戰士一個接著一個突然死去,隊內產生了焦灼氣氛。因為知道了作為斑紋劍士的自己會在25歲時死去,對於自己已經沒有時間來鍛煉感到不甘心。最終,為了獲得永恆的時間以精進武藝的機會,接受了鬼舞辻無慘的變鬼邀請成為了鬼,並且砍下當代老產屋敷的首級給無慘當投名狀。

身為鬼時:階級觀念強,對上下關係要求嚴厲,恐懼以下犯上的行為(公式書)不容秩序混亂(例如,在上弦聚首中就因看不慣猗窩座的越級作風,而斬斷了其一條手臂,上弦鬼的手臂斬斷是可以輕鬆長出來的);一直在不斷地提升著自己的實力,只為了能夠在劍技的領域登峰造極,超越那高不可攀的弟弟。

很看好上弦之三猗窩座,曾經被後者發起過換位挑戰。擊敗對方後並沒有吞噬對方,而是很期待對方的成長。得知猗窩座敗北之後非常憤怒。

經歷[]

幼年時期[]

黑死牟還是人類時,名為繼國巖勝,出生於戰國時期,為當時的的武士家族——繼國家族的少主,同時有個名叫繼國緣一的孿生弟弟。

在那個年代,武士家族的雙胞胎因為在成年之後會相互爭奪繼承人之位而被視為不詳之兆,因此在兄弟二人出生時,由於弟弟緣一天生就有著詭異的「胎記」(斑紋),父親更是想要直接將其殺掉。不過因為母親憤怒到近乎發狂的阻攔,弟弟所幸還是保住了性命。但根據傳統,父親依然決定由身為長子的巖勝負責繼承家業,而緣一則必須在十歲時出家去當僧侶。

作為家族的繼承人,被家主賦予厚望培養巖勝自幼過著和弟弟天差地別的生活。在看到緣一經常貼著母親身體的左側一同行動時,尚且年幼的巖勝以為弟弟是因為受到的不公待遇和性格幼小而變得離不開母親,加之自小被灌輸要承擔起家族的思想,便對緣一產生了想要守護弟弟的想法。

為了安慰弟弟,巖勝在那之後便一直瞞著父親,偷偷地跑到緣一所居住的不過三疊大小的小房間去找他玩。

最初的羈絆 後來,父親發現巖勝違背嚴令私自和緣一接觸,一怒之下當眾狠狠打了巖勝一頓。但巖勝沒有因此而疏遠弟弟。由於把自己用的東西給緣一容易被父親發現,巖勝便自己親手做了一個笛子送給弟弟,並且對他表示,「當你有需要的時候就吹響它,哥哥一定馬上就會來幫你的」。說完,被父親揍得鼻青臉腫的巖勝,對弟弟露出了帶著血的真摯笑容。 因為緣一自生下來就從沒有笑過,巖勝也從來沒有見過他開口說話,因此一直以為緣一是聾啞。

但是,對緣一的一切看法都在七歲那年被徹底顛覆

某日,巖勝正在庭院中練劍,卻發現緣一正在樹影看著自己。但就在此時,緣一卻突然開口了:「兄長的願望,是要變成這個國家最強的武士嗎?那麼我就成為這個國家第二強的武士好了~」

弟弟突然開口流利地說話,對此感到無比詫異的巖勝因此愣在了原地。但隨後,反應過來情況的巖勝仔細思考了弟弟剛才說過的話,覺得很可笑:明明他十歲後就會被送去寺廟當和尚,平常還總是貼著母親「撒嬌」,這種懦弱的膽小鬼是絕對不可能成為武士的。

震撼 接著,緣一第一次笑了出來。但岩勝對於弟弟露出的笑容卻感到莫名的噁心感

嫉妒的根源[]

在那之後,巖勝每次練劍時,緣一都會在一旁圍觀。

直到有一次,緣一卻突然請求負責訓練巖勝的父親的部下教自己劍術。於是,部​​下開玩笑似地給了緣一一把竹刀,在口頭教授了緣一一些劍術的基本技巧之後,便要求緣一向其進攻。然而,一切都在這裡開始轉變了——第一次揮刀的緣一僅僅用了四擊,輕而易舉地就將連巖勝都從未戰勝過的部下直接打倒在地。親眼目睹這一切的巖勝這才發現,被自己認為需要保護的弟弟居然是個劍術天才。

但自那之後,緣一便不曾再表明想要成為武士。巖勝從緣一口中得知,他之所以不想成為武士,是因為不喜歡毆打別人的感覺。但是,巖勝始終想要知道弟弟如此強大的秘密。

終於,在自己不斷的逼問之下,緣一說出了一段自己根本無法理解的內容:「在面對對手的進攻時,自己的肺部一定會劇烈地運動,此時只要看清對手體內的各種生理跡象就行了。」(此即呼吸法和通透世界的原理)花了一段時間後才理解了的巖勝,終於發覺:原來在緣一眼中,所有的生物都是通透的,其與生俱來的天賦遠在自己之上,同時他的身體能力也足以承受這一切,是真真正正的「受到了神寵愛的人」。

一直以成為偉大的武士為理想的巖勝,對此感到了巨大的無力感——儘管自己的天賦也還不錯,只要努力就能不斷進步。但這些努力換來的成就,在作為真正的天選之子的弟弟面前,還是宛如耄耋龜步一般,毫無可比性。想到這,巖勝開始抱怨上天的不公:為何上天不將如此才能給予需要之人呢……

嫉妒的根源 與此同時,巖勝也開始預感到了自己未來的命運:自己和弟弟的地位一定會完全調轉:天賦遠在自己之上的緣一肯定會被父親看重並繼承家業;而自己則會被趕入那個不過三疊大小的小房間,默默等待十歲到來之後被送去寺院,從此再也無法成為夢寐以求的武士……就在那晚的寅時一刻,緣一卻突然跑來敲開了巖勝臥房的門,並冷靜地向巖勝道出了母親去世的噩耗。還沒等巖勝反應過來,甚至還沒來得及為此感到悲傷,緣一緊接著就向哥哥表示,自己馬上就會去出家,同時自己也會像對待哥哥本人一樣好好珍惜巖勝送給自己的笛子的。隨後,巖勝看著弟弟在撫摸著笛子的同時露出了笑容。他無法理解,弟弟為什麼會如此珍惜一個連音都吹不準的破笛子?但巖勝還是一句話都沒說。看著為此感到高興的緣一,巖勝的心中充斥著對弟弟的不快感。 在緣一離家之後,巖勝從母親生前所留的日記中,得知母親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因為疾病而導致左半身逐漸失去了知覺。就在此時,巖勝猛然了回想起緣一一直靠著母親身體左側的舉動,並恍然大悟——原來緣一實際早就知道母親身體的狀況,過去貼在母親身邊也從來都不是為了撒嬌,而是一直在支撐著身體虛弱的母親。忽然發現自己自始至終都完全比不過緣一的巖勝,心中對緣一產生了深入骨髓的嫉妒感。從此兄弟兩人之間的情誼,也因為這堵名為才能的絕壁而遠遠分隔了。

(母親日記日文單詞內容:緣一那個孩子能看見神)

青年時期[]

後來,父親由於得知了緣一的才能,因而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並派人前去寺廟想把緣一接回來。然而,得到的意見回饋卻是緣一根本沒前往寺廟。就這樣,一直厭惡著的弟弟就這麼失去了音訊……

在此之後,又過了十餘年,此時的繼國巖勝按照父親的意圖繼承了繼國家的家業並娶妻生子。生活雖然悠閒,但卻不知為何總感到乏味,自稱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某日,巖勝帶兵出征。正當部隊在森林中安營紮寨時,卻意外地遭遇了惡鬼的襲擊,最終除了巖勝自己以外全軍覆沒。就在即將被鬼殺死時,巖勝做夢都沒想到的事發生了——已經長大成人的緣一忽然出現將自己救下,並且輕而易舉地將鬼斬殺。被緣一的實力所震撼而呆坐在原地的巖勝,接下來得到的卻是弟弟那無比平靜的道歉。看到實力已臻化境的弟弟,因平穩度日而深埋於內心的妒火和曾經對於「最強武士」的目標,全部都再度重燃了起來。

後來,為了完成目標,達到緣一所在的高度,巖勝不惜選擇拋棄了家族和妻兒,成為了和緣一一樣的獵鬼人,並與弟弟一同參與了鬼殺隊對於鬼之始祖— —鬼舞辻無慘的圍剿。

之後,在緣一將呼吸法傳授給鬼殺隊的其餘成員時,巖勝由於無法掌握日之呼吸,因此只得使用由日之呼吸衍生並能契合自己的雖然很不甘心,但隨著對呼吸法運用能力的不斷精進,巖勝終於覺醒了和緣一一樣的斑紋。此時的他相信只要加以磨練,終有一天能夠達到緣一的境界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發現覺醒斑紋的夥伴們一個接一個地死去,最終察覺到了覺醒斑紋後必定活不過25歲的事實。自己也即將達到25歲,巖勝發覺自己已然不可能有時間再繼續磨練劍技,並對此感到深深的迷茫。

不久後,在與無慘正面單獨碰面的過程中,巖勝被無慘看破了自己所擔憂的事情。面對著無慘以成鬼換取無限歲月來磨煉劍技的提議,喝下了血液,並用了整整三日化身為了劍之鬼,成為了上弦之一——黑死牟。

成為鬼60年後的紅月夜[]

真是可悲啊,兄長大人…… 在化身鬼後過了60年的某個紅月之夜,在偶然經過郊外的一座七重塔時,他目睹了難以置信的事物。 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已經超過80歲、變成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的雙胞胎弟弟——繼國緣一。黑死牟深知所有的斑紋劍士都會在25歲前喪命,因而對於眼前那兩鬢斑白的緣一感到不可思議。

成鬼後的黑絲牟一心求劍,但面對曾為自己血親的兄弟的哀嘆,是因為愧疚或是其他原因微微低下了頭。不過,黑死牟儘管因自己意料之外的動搖而感到了些許困惑,回過神來,繼國緣一已在瞬間擺好架勢,發起進攻。那絲毫不露破綻的架勢讓黑死牟頓覺周圍的氣氛充滿壓迫感,黑死牟隨即也擺好架勢準備和緣一一戰。然而,霎時間,卻是緣一的刀先他一步劃開了他的脖頸……

回過神來,黑死牟赫然發覺,緣一的這一刀的威力和速度居然和全盛期別無二致,因為沒能一擊斃命,在感到深深恐懼的同時,憤恨和妒火熊熊的燃燒著,心中對於緣一更是充滿殺意。被情感左右了思考的黑死牟,料定緣一的下一刀必定會斬斷自己的首級。然而,就在此時,他發現緣一卻站在原地不動了。原來,在揮出那一刀之後,緣一便已經燈枯油盡,老死了。

緣一的死去,給了他一生再無可能贏回的一場敗績,令黑死牟發覺自己再不可能有勝過緣一的機會。從此立誓「不可以再輸給緣一以外的任何人」。恨意和屈辱感湧上心頭隨即一刀將繼國緣一的遺體劈成了兩段。在掉落的屍骸中,也斬開了繼國緣一胸前攜帶的布包。而從那破碎的布中掉落的,是被一同劈成兩截的———幼年的繼國巖勝送給繼國緣一的那根短笛。

此刻,黑死牟才發覺,原來弟弟在這幾十年之間其實一直珍惜著自己過去送給他的笛子。

逐漸記起了自己當初和緣一的情誼,回憶起緣一曾經說過他會將這笛子當做兄長來珍惜。他呢喃著讓回憶中的緣一不要再說下去,然而,他卻為這個厭惡了一輩子的弟弟流下了眼淚。同時,黑死牟也發現,自己最討厭的是緣一,但記憶中最難以忘記的也是緣一。雖然在自己化身為鬼之後,人的情感和記憶不斷的模糊淡化,就連家人的樣貌幾乎都記不起來了,但卻只有緣一的樣貌鮮明如初。

最終,黑死牟承認,自己原本就是為了能戰勝緣一才選擇淪落為這種醜陋的樣子,但緣一的過世意味著自己永遠不可能再有機會超越緣一。因此,黑死牟就此立誓:絕不會再輸給任何人。

在緣一死後,黑死牟協助無慘將除緣一以外的其餘了解日之呼吸法的劍士全部屠滅。

較近的未知時段[]

在一次行動中,黑死牟輕鬆打倒了包括獪岳在內的一批鬼殺隊隊員。之後,獪岳拜領了上弦的強大,並向他下跪求饒。他半逼迫性地令獪岳喝下了自己的上弦之血,將其變為了鬼。

吉原篇[]

墮姬與妓夫太郎被消滅後,黑死牟受邀來到無限城中參與上弦聚首。在鬼舞辻無慘駕臨時,他是第一個被無慘喊來的上弦。

之後,由於看不慣猗窩座削掉童磨腦袋的越級作風,因而直接斬斷其一條手臂,並告訴他「若有不滿就向自己發起進行換位的血戰」,鼓勵上三不斷鍛煉超越自己。

無限城篇[]

在炭治郎一行被新任上弦之四·鳴女的血鬼術困入無限城後,黑死牟奉無慘之命待在城中阻擊鬼殺隊。

後代 而在猗窩座自盡後,黑死牟在第一時間感知到了猗窩座氣息的消失,並怒斥其自盡的行為十分軟弱。 接著,黑死牟遭遇到了被鳴女傳送到自己身邊的時透無一郎,並察覺出對方正是自己的後代。隨後,黑死牟對於無一郎在震驚之後迅速恢復冷靜的氣魄表示了極大的讚賞,並輕鬆地閃避掉了無一郎的輪番攻勢。最後,為了表現自己的「敬意」,便使用一之型·闇月·宵之宮輕鬆砍斷了無一郎的左臂。接著,黑死牟用無一郎的刀將其釘在了牆上,意圖將其強行變成鬼為無慘效力。但就在準備對無一郎注入鬼之血時,黑死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身後的不死川玄彌的存在。

在避開了玄彌的射擊後,黑死牟閃至玄彌身後將其腰斬,但發覺其並未死亡,因而察覺其就是自己三百多年前曾見過的那種「噬鬼者」 ,並準備將其斬首,但不死川實彌隨即便亂入救下了自己的弟弟。接著,黑死牟在與實彌一番較量之後將其重傷,但卻因為實彌極品的的稀血而感到頭昏(實彌的血對鬼來講如同烈酒),但還是很快地便清醒過來並重新將實彌壓制。在險些將其殺死時,岩柱悲鳴嶼行冥及時趕到並將黑死牟的三之型·厭忌月·銷蝕化解,並接替實彌同黑死牟交戰。

鬼刃進化 在和行冥的戰鬥中,黑死牟感嘆行冥這種將身體錘煉至極限的肌肉劍士已有300年未見。之後在戰鬥中,黑死牟因未能正確估計其實力一度被行冥壓制導致刀刃被擊斷一次,但刀刃立刻完成了再生。之後,27歲的行冥開啟了斑紋,令黑死牟對於仍然存在活到了25歲之後的斑紋劍士感到錯愕。隨後,不死川實彌縫合好了自己的傷口,同時開啟了斑紋與行冥並肩作戰。在一番激鬥後,黑死牟開始解放力量,進化出了那令人膽寒的鬼之利刃,並用以第六型之後的月之呼吸招式輕易壓制了行冥和實彌。 在黑死牟險些用十之型·穿面斬·蘿月將實彌擊殺之際,無一郎終於掙脫束縛並將其救下,隨後三人同黑死牟陷入了苦戰。面對這個局面,玄彌下定決心吃下了黑死牟斷掉的鬼刃,完成了進一步鬼化。

隨後,黑死牟在和行冥與無一郎戰鬥時,察覺到二人都覺醒了通透世界,頓覺情況有變,於是便接連釋放了範圍和威力巨大的十六之型·月虹·孤留月十四之型·兇變·天滿纖月想要將三人一同殲滅。但在釋放十四之型時,黑死牟被行冥使用念珠干擾到了刀的軌跡,隨即便被行冥用鐵球打斷一臂。與此同時,無一郎捨命出擊,雖然黑死牟迅速完成了手臂的再生,但無一郎還是成功地以失去了一足的代價刺中了他。隨即,和無一郎計畫好的玄彌使用鬼化的槍射擊了黑死牟,並利用彈丸發出了之前吞噬過的半天狗的血鬼術,通過從其體內產生樹木困住了黑死牟,實彌和行冥則趁機衝上前去結束戰鬥,此時面對捨命的圍攻和牽制,黑死牟終於發覺自己已然被逼入絕境。

在陷入絕境之時,黑死牟從走馬燈中回想起了400年前,也就是剛化身為鬼60年後與老年弟弟的遭遇。深感恥辱的黑死牟在暴怒之下決心反抗,在絕境之際發動了血鬼術,直接從體內生出了無數刀刃。接著,黑死牟便釋放出刃風,腰斬了無一郎並直接將玄彌劈成了兩段。但無一郎在瀕死之際也覺醒了「赫刀」,利用其能阻止再生和令鬼倍感灼燒的特性牽制了黑死牟的動作,玄彌也在奄奄一息的狀態下再度憑藉自身意志發動血鬼術,通過留在黑死牟體內的彈丸在其背後再次產生了樹木,吸取了黑死牟的大量血液,使得黑死牟無法發動血鬼術。抓住這個時機的實彌試圖斬首黑死牟,但沒有成功。行冥隨即也將鐵球重重地砸在了黑死牟的脖子上,不過由於黑死牟的脖子太過強韌,因而無法將其斬斷,而行冥隨後扔出的手斧也被黑死牟以刀刃擋下。但最終,實彌從天而降,手起刀落地砍在了行冥的鐵球上,用刀刃為行冥的鐵球疊加了力度,使得黑死牟的首級終於被成功削掉。

在首級被削掉的前一刻,黑死牟回憶起了生前同弟弟就呼吸法的繼承問題展開爭論的那一幕,「我們倆只是漫長歷史中的過客而已,天賦遠在你我之上的人說不定早已降生」回想到緣一所說的話,再看著這幾位不惜一切代價攻向自己的人們,此時的他是否在感嘆後生可畏呢

最後的消逝[]

但是,被斬去了首級的黑死牟,還是由於自身絕不能輸給他人的強烈執念而像猗窩座一般突破了限界,修復了自己頸部的傷口,同時也在進行惡鬼化

再生後的黑死牟,表示「任何攻擊對我都沒有任何意義了,我不會再輸第二次了」,隨即便用手刀切斷了無一郎緊緊握住日輪刀的右臂,並且重新與實彌和行冥展開戰鬥。於此期間,悲憤的實彌和行冥不斷給黑死牟造成傷害,但黑死牟也不斷地完成再生。

一番激戰過後,感覺無一郎和玄彌就快挺不下去的黑死牟,拔出了仍然插在自己體內的無一郎的日輪刀,並完成了頭部的再生,再生之後的黑死牟的頭部就和怪物一樣猙獰而醜陋,還有著張長滿獠牙的血盆大口。隨後,黑死牟打算一次性將四人團滅,但卻從實彌的刀刃的反光之中看見了自己再生後的頭部那無比醜陋的樣子,因而愣在了原地:「這是武士的姿態嗎?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自此,黑死牟對自己苟活至今的信念產生了巨大的動搖。

隨後,黑死牟突然回憶起了弟弟緣一在小時候曾對自己說過的那番話,同時也想起了老邁的緣一為自己流淚並哀嘆的樣子……

黑死牟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從無一郎的日輪刀刺入的傷口處開始崩壞,自己也無法再發動血鬼術進行再生。最終,雖然不肯罷休,但卻已經無法再發動突破限界之力的黑死牟,只得任由實彌和行冥摧毀了自己的身體,並在最後化作了碎片隨風消逝。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誕生於世的,請告訴我,緣一。」

這是最可恨最可悲的上弦百年劍之鬼最後的一句話。

遺留之物

最終帶著自己的遺憾,以及許多不可能得到回應的問題消逝殆盡了。

破碎的衣物中只留下兩截斷裂的四百年前幼年繼國巖勝給弟弟的笛子,顯現出黑死牟百年的執念,也是百年不滅的情感。

在現代篇未出場,因為他拒絕了轉世。

關係[]

繼國緣一的孿生哥哥

是霞柱時透無一郎和有一郎的先人。據黑死牟自己所言,時透一族的祖先便是自己留在繼國家的孩子。

能力[]

斑紋[]

黑死牟的斑紋 黑死牟的斑紋位於左額頭以及右脖頸,呈紅色焰火狀。還是人類時,繼國巖勝受弟弟繼國緣一的影響,與其身邊的其他劍士一同覺醒了斑紋。和繼國緣一一樣是常駐斑紋。 斑紋開啟後,能大幅度提高身體素質。據記載,凡出現斑紋者,將會如同共鳴般讓周圍的人也得到斑紋。

開啟斑紋時,需要體溫達到39度,並且心跳頻率在200次以上,因此會給身體造成極大負擔。據繼國巖勝自己的判斷,開啟斑紋者活不過25歲。

但斑紋對於變為鬼之後的他已經並無多少提升作用,僅僅只是一處裝飾。

通透世界[]

腦中變得透明便可看見的世界,竭盡全力拼搏、經受住痛楚之後,才可到達的「至高領域」。

在此狀態下,通過集中並關閉多餘的感官,生物的身體看起來會變得宛如透明一般,自身行動速度,對攻擊的預測和迴避都會有顯著的提升,對手肺部的血管流動亦清晰可見,自身肌肉的收縮也能更快的把握,根據需求連鬥氣也可以自由的關閉,因為感知加速敵人的行動也會看起來變慢。

突破限界[]

一般的鬼在脖子被日輪刀斬首時便會死亡,此即鬼的限界。但一旦鬼在死亡之前存在著極強的執念,便有可能突破這一限界,完成頭部的再生,並且即使再次被日輪刀斬首也不會死亡,但依然懼怕陽光。

惡鬼之姿 在身體被時透無一郎和不死川玄彌束縛削弱,頭部被不死川實彌和悲鳴嶼行冥合力削掉的那一刻,黑死牟內心強烈的不想輸的意願使其突破了鬼的限界,使得脖子不再是自己的弱點,並完成了頭部的再生,但再生後的頭部也變成了怪物一般的樣子。

你知道嗎[]

  • 黑死牟的原形其實是鼠疫[1]
  • 黑死牟仍然保有人類時的記憶

導覽[]

Advertisement